從夢境衍生出來的劇情

除了有H之外甚麼都沒有的一篇文

但是我知道,你們只要有肉就好了((深情


 

 

 

 

 

這只不過是他在無理取鬧

***

一軒被推倒在床鋪上,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右手腕被手銬銬在床鋪邊的鐵杆上,他很憤怒的看著對他做出這種事情的,他的下屬

一直以來都畢恭畢敬,對他十分忠誠的下屬——符融——竟然領著他底下的人叛變、篡位

現在竟然還這樣對他....該死的

「大哥這是怎麼了?不開心?」手掌輕輕撫過對方的面頰,卻被他用另一手用力揮開

符融沒有惱怒,只是抓住一軒的另一隻手,鍥而不捨的想碰觸對方的臉

掙脫不開符融對左手的箝制,一軒對摸上臉的手有著無限的反感,他乾脆的偏頭狠狠的咬下去,口中嚐到了熟悉的鐵鏽氣味

看著眼前的叛徒因為疼痛而皺眉,他心底有股爽快的感覺

但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報復一般的,符融也反咬了他一口,而且是咬在他的頸側,疼痛與顫慄的感覺襲上腦門,憑藉著長年被砍跟砍人的經驗,一軒可以斷定對方這一口再稍微偏一點就會是咬上他的頸動脈

他可不相信這傢伙是隨便咬的,一定是故意挑這個位置下嘴的

不甘示弱的咬得更加用力,只要在施一點力氣就可以咬斷對方的肌肉、骨頭

突然的一個濕軟的物體滑過頸部,一軒身體忍不住的發軟,連嘴巴都不自覺的放開對方的手掌

「大哥這裡真的很敏感呢。」符融抬起頭,靠近對方的耳邊輕聲的調笑,口氣輕快的好像他現在只是在跟對方打鬧

「你..為什麼...背叛我...」

聞言,符融笑了一下,撐起身體坐在對方身邊,語氣溫柔:「當然是因為我不開心阿,」沒有看著身旁憤恨不平的人,他的眼睛專注的看著一軒的手,手指撫過對方的掌心,在手要被抓住前又閃開,「我好喜歡你的...可是你居然喜歡上那種女孩,只要給錢就可以釣到的小婊子有甚麼好的?」

「果然是你幹的!」一軒原本以為那是個挺乾淨的女孩子,卻沒想到對方趁著他出國辦事的時候跟別的組織的老大搞上了

本來他還以為是那個女孩自己不檢點、是他自己識人不清,現在想來,這其實是這個傢伙的私下牽線吧

「我也沒做甚麼,就是給了二爺幾個酒吧的名字,順便說了一句小婊子的名字而已,然後那兩個人就自己搞上了。」符融看向眼前的人,笑的一如往常的溫柔和善

一軒撇過頭,拒絕看符融如今在自己眼裡根本是偽善的笑容,「你還沒說清楚。」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當了對方多年下屬的符融卻可以精準的解讀後回答:「這都是你的錯,誰讓你要喜歡那個小婊子、誰讓你找我討主意、誰讓你跟我說要娶那個小婊子做幫主夫人....」把頭埋進一軒的頸窩,就像是正在撒嬌的大型犬,「是你逼我的....」

「胡說八道!你根本是在強詞奪...理....」一軒憤怒的轉回頭大聲斥責,卻在看到符融雖然臉上笑著,眼睛裏頭卻沒有任何笑意的時候,氣勢忍不住的弱了下來

「我很生氣呢。」緩緩的靠近,在一軒驚詫的眼神下輕輕的吻上他的唇,分開時還故意的發出一聲俏皮的『啾』,聽在耳裡卻只有淫穢兩個字可以形容

看著自家大哥一瞬間泛紅的臉,符融忍不住的猜想,這到底是惱羞呢?還是惱羞呢?或是惱羞呢?

嗯....可能惱大於羞多一點?反正都很可愛,也沒差啦

他再度靠上對方的肩頸,在上頭輕吻一下,口氣溫柔:「所以阿,今天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

把眼前的人壓倒在床上,符融的眼神十分危險

「我不准!」同為男人,一軒又怎麼會不知道眼前的人要做甚麼,他不能接受這種事情

「為什麼?」直視著眼前這個自己最喜歡的大哥,符融的眼神委曲的好像現在要被上的是他一樣

從以前到現在,不順他意就擺出這種眼神!

一軒不禁為之氣結,他根本不是輸在手段或是力量這種外在因素,而是輸在身上這人實在太了解他,包括該怎麼做才會讓自己心軟這這部分也是

但是該拒絕的還是要拒絕,縱使心軟不忍也要狠下心腸,不然他早就在當上老大之前就掛點了

「我不准。」拿出做老大時的氣勢,一軒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人,不容反抗的下令

「我....」符融低下頭,勾起嘴角,再度欺上對方的身體,無所畏懼的笑容展放在他的臉上,「我不要。」

在一軒憤恨的目光下,再度吻上對方的唇,而這次不再只是輕輕的淺吻,而是帶著侵略性的、舌頭伸入對方口中、與他熱烈交纏的吻

毫不留情的攝取對方口中的空氣,直到他們彼此都無法喘氣才放開

「我說了,我今天不會讓你好過的,大哥。」

從今往後,這個人必須屬於他,只屬於他

***

符融手腳俐落的扯開身下的人的腰帶,連著西裝褲跟裡面的底褲一口氣的扯掉

「你!給我住手!」一軒氣急敗壞的抬腿用了十足的力道往對方的腰部踢過去,這要是沒有被綁住就踢下去,對象是個孕婦就穩流產

從容的抓住踢過來的腿,符融直接舉到嘴邊咬下去,留下一圈明顯的牙印

「大哥先好好享受吧,等等會比較難受喔。」他一邊笑著,另一手伸過去握住對方雙腿間的物什,輕輕的套弄起來

畢竟是男人,就算一軒再怎麼想反抗,身體卻也不會抗拒本能的快感,本來疲軟的肉莖在套弄後沒多久就變得挺立、堅硬

「你....放開.....」瞪著對方,一軒厲聲要求對方放開他的命根子

他不是沒被人服侍過,但他一點都不想被男人服侍

「大哥不舒服嗎?」不再只是簡單的套弄,符融又去摳弄鈴口,另一手則是去照顧下方的囊袋,「這樣有好一點嗎?」

媽蛋!他不是這個意思!

「一點...都不舒服.....」一軒咬牙,就算真的很爽他也不會說的,死嗑著說了違心之論

符融輕皺了下眉頭,停下套弄的動作,乾脆的俯下身,先是舔了幾下莖身,而後直接含入口中吞吐起對方的下身

敏感的肉棒被一個溫暖的地方包裹住,又不斷的用喉頭頂著前端,舌頭也舔著柱身,根本就爽到讓他說不出話來

但是一軒一想到現在把他弄得這麼爽的是那個該死的混蛋符融,他又開始反抗

「呵阿...吐出來...停....嗯啊....你該死的....」

「大哥這不是很爽嗎?」符融跪伏在對方的雙腿間,吞吐著挺立的莖身,他微笑著把鈴口溢出的濁液舔去,著迷的看著一軒因為快感而失神的模樣

想過無數次像現在這樣狎玩自己最敬愛的大哥,但是實際的畫面比起他自己想像的還要讓他興奮

好想要趕快插入對方、狠狠的操弄,讓他爽到哭著向自己求饒,但是...還不是時候

符融咬牙,騰出一隻手解開自己的褲子,探進去套弄著自己的肉棒,舒緩著澎湃的慾望

當然,沉浸在快感中的一軒是看不到的

「哼阿...去你的...嗯啊....」勉強的抬起一隻腳踩在對方肩膀上推拒,試圖逃避眼前這個人帶給自己的快感

維持著還含著肉莖的動作,符融帶笑的眼睛往上瞄了一下,毫無預警的吞得更深

「哈阿...阿....!」突然的刺激讓一軒跟著射出來,一點不漏的射在自己以前最信任的下屬的嘴裡

高潮的餘韻還沒退去,他半瞇著眼,看著符融直接把口中的、他剛射出來的東西吞下去,又伸手把嘴角露出來的幾滴白液抹下之後舔回口中,還一臉滿足的樣子

居然吞下去了...以前怎麼沒發現這人這麼有病阿...一軒有點自暴自棄的想著

發現大哥正在看著自己,雙手撐在對方腰的兩側,符融笑著靠過去,不意外的看到對方撇過頭不理會自己的動作

雖然有點小難過,不過眼下裝可憐是沒用的,還不如把時間用在更有意義的地方

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一罐淡粉色的液體,轉開瓶蓋後,直接抬起對方的腰臀,往後方的秘穴倒下將近半瓶多

雖然說已經有點半認命,但一軒可不相信那東西只是潤滑劑那麼簡單,除了一開始感覺到的冰涼之外,他居然開始感覺後面那個地方開始有些發熱發癢,他用還自由的左手抓住對方的領子大吼:「那是甚麼?!」

「潤滑劑。」對於被抓住領子並不在意,符融專注的讓沾滿潤滑劑的手指在穴口外打轉,試圖要進入那個緊澀的地方

「你特馬放屁.....嘶——操!」本來就不是用來進入的地方被強硬的插入兩隻手指,疼痛跟陌生的異樣感讓他忍不住爆粗話

「大哥,放鬆。」仔細的把潤滑劑抹在穴內的每個地方,輕輕的按壓著內壁

一軒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個在他身上作怪的混蛋,要不是現在他被銬著,他一定會抓著這傢伙的頭去撞牆

「哼嗯.....有本事你躺下給老子幹阿!」

「等我幹完之後,如果大哥還有力氣我就給大哥幹。」笑著說出贊同的話,符融抽出後穴裡的手指,又從另一邊的口袋掏出另一樣東西

「你...你.....你特馬就是個變態!」

當一軒看清他手上的東西,他除了大罵對方變態之外他不知道要說甚麼了

在符融手上的那東西,赫然是一枚、跳蛋

「我只對大哥變態,我想這樣做很久了....」符融輕輕的親吻對方的臉頰、脖頸,另一手則是把跳蛋打開開關塞進去後穴

「...嗯....我管你想做甚麼....把那該死的玩意拿出來..呃嗯..」跳蛋在後穴輕微的震動,一軒本來就被那個成分不明的潤滑劑弄的麻癢的後穴更加難受

與其說是不舒服....倒不如說是....不滿足

媽的,那潤滑劑裡面一定加了春藥,不然他怎麼會覺得....想被...插...

「我本來想準備別的東西,只是我不想大哥後面的第一次高潮是給一個玩具,」

一路沿著脖頸往下啃咬,留下無數個豔紅的痕跡,符融一邊在對方身上留下印記,一邊說著話

「之前阿,幫大哥按摩的時候就在想,要是捏住這邊大哥會不會叫呢?」手指捏住淺褐色的乳尖,略施加了一點力道的捻動

「嗯呃...你去死....哼嗯.....」奇異的感覺從胸口傳來,一軒從來沒想過男人的乳頭可以這麼敏感,他忍不住弓起身體

「真的會發出很好聽的聲音呢....那如果用嘴呢?」

「哈阿...去你大爺.....放開...呵阿.....」兩邊的乳尖被輪流啃咬、舔弄,前所未有的快感衝上腦門,他忍不住的呻吟出聲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都不像自己的了,過於陌生的快感弄得他全身虛軟,除了呻吟他甚麼都無法做,本來放在對方肩上推拒的手也只能軟軟的掛在上面,比起拒絕、更像邀請

「還可以更舒服喔。」符融拿出跳蛋的遙控器,把頻率調到中

後穴裡本來輕微的震動突然加重,酥麻的感覺一瞬間變得更加清晰,一軒忍不住的抓緊符融的肩,留下幾條血痕

「呵啊.....不行....停下來.....嗯啊.....」

「很舒服吧?」符融把手指伸進後穴中,把跳蛋推進更深的地方,滿意的聽見身下的人更加銷魂的呻吟聲

「太..太深了阿....拿出來....咿啊...哈嗯.....」

一軒扭著腰,想要逃避符融作怪的手指,卻更像在迎合手指的侵犯

符融看到自己最愛的大哥變成這副模樣,臉上的笑意更甚,說是心花怒放也不為過

然後,把跳蛋的頻率調到最大

太過強烈的快感讓一軒的身體弓起,眼角被逼出了生理性的淚水,哭叫著向始作俑者的符融求饒

「啊啊——快停...不要...呀啊......不啊...要...要去....咿啊——!」

「不可以,你剛剛已經先射過了。」符融一手抽出跳蛋,另一手的手指抵住頂端的小孔,阻止了一軒第二次的高潮

被硬生生的阻止高潮的感覺並不好受,一軒不滿的瞪過去,但是帶著淚水的狠瞪怎麼看都像是在嬌嗔一般

至少在符融眼裡是這樣

帶著笑容把一軒翻了個身,變成趴伏在床上的姿勢,符融讓自己已經忍耐許久的肉棒抵在後穴

「大哥,我可以進去嗎?」

一軒覺得自己會被這傢伙氣死,他都被他弄成這樣了還要問嗎?!

「你大爺的....快給我進來啊!特馬還是不是男...啊—!」

道上的男人是不能被質疑行動力的,符融身體力行的證明他是個男人

雖然被玩弄了很久,但是一軒的後穴還是十分的緊,想要大力的插幹還是有點困難

「呃嗯....大哥,放鬆....」

一軒覺得自己快要被撕成兩片,後穴被塞得滿滿的,他覺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放鬆甚麼的....見鬼去吧

「你...說得容易...乾脆你來給我操啊......」

符融無奈,壓下衝動,耐心的慢慢抽送,爭取讓身下的人快點適應

「哼嗯....你....唔嗯.....」隨著身後的抽插,後穴又漸漸有種不舒服的麻癢感,十分的難受

「會痛嗎?」符融皺眉,又放慢了速度

這貨其實是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

一軒受不了的轉頭大罵:「你個渾蛋就不能快一點嗎?!」

符融這才發現其實自己搞錯了,當下從善如流的大力操幹

「咿呀...哼嗯....哈啊....嗯...用力...」

感覺後穴麻癢的地方都被照顧到了,一軒舒服的連腳趾都蜷起來,順著身體的本能迎合後方的操幹

既然舒服,那就享受,反正他都這樣了

「哼啊.....再..再用力一點....嗯啊...」誠實的向對方求要,他完全不覺得羞恥

這本來就是他們的相處模式,他需要的,符融都會替他達到

對於大哥的要求,符融理所當然的喜聞樂見,收斂、體諒全部都見鬼去吧,剛剛的溫柔向是假象一樣的開始大開大闔的幹著身下的人

無預警的,突然頂到某處的時候,一軒覺得尾椎一陣興奮的顫慄衝上腦門,幾乎要軟了腰,多虧符融的手還扶著才沒有癱軟下去

「頂到那裏...很舒服吧?」靠在對方耳邊,符融輕聲蠱惑,「要不要我多頂頂?」

一軒還沒從剛剛的刺激裡回神,迷亂的點著頭,「唔嗯...要...還要....多頂那裏..快操我....」

符融輕笑,撐起身體用力的頂進深處,狂放的抽插,每一下都重重的頂上他深處的敏感點

「哈啊...咿啊...太快...太深了....慢...啊..咿呀.....」

「哼呃....慢不下來.....」

肉體的碰撞聲跟抽插的水聲混在一起,迴盪在房間裡,周圍的空氣充滿一股淫穢的氣息,刺激的兩人的耳膜、神經

快感排山倒海的來,剛剛就已經被刺激的臨近高潮,一軒感覺自己又快要去了,下身漲疼,忍不住的轉頭開口:「唔嗯...前面..幫我....呵啊...快...」

符融一聽便知他這是快要高潮了,卻沒有照著對方的話做,反而頂的更加用力

「直接用後面射出來吧?」

雖然是疑問句,但他沒有給身下的人回答的機會,專注的操幹對方,那力道彷彿想要將一軒給頂穿一般

「哈啊...不...停啊....咿啊...要..唔嗯...啊——!」被狠狠頂了幾下之後,一軒達到高潮,在床上射出稀白的精液,甚至還隨著身後持續不停的插弄一股一股的射出

高潮的同時他的後穴也不自覺的絞緊,符融狠狠的頂進深處,射出熱燙的精液

當符融退出他的身體,一軒撐不住的趴倒在床上,渾身虛軟無力,後穴還流出不少精液跟潤滑液或者腸液的混合物

符融伸手解開對方手上的手銬,溫柔憐愛的靠過去親吻一軒的眉、眼、臉頰、嘴唇

「你終於是我的了。」聲音裡是一種得償所願的喜悅跟滿足

「你是混蛋。」

符融輕笑,伸手把一軒翻到正面,同時也開始不安份的上下其手

這一摸讓一軒嚇的繃緊身體,連聲音都有點顫抖:「你還想再來一次....我會死的....」

「爽死是個不錯的死法不是嗎?」

一軒伸手抓住對方又要往他剛剛被受折磨的地方滑過去的手,符融也順從的停下

「精盡人亡不是好事。」

「能死在大哥身上我會很高興。」

在你死之前我會先死吧!已經射過兩次的一軒不敢想像自己再被多操幾次會怎麼樣

一軒的眼睛堅定的表明拒絕,符融也沒有強姦人的嗜好,只得作罷

指著自己還精神奕奕的肉莖,符融一臉委屈:「那大哥幫幫我吧....用手就好。」

本來是想說用嘴的,不過想來自己大哥一時間也無法接受,他退而求其次

一軒心底抗拒,但好歹自己已經爽過了,就這樣爽完了就把人放著也未免太不厚道....

一軒拒絕承認其實自己是因為符融的表情才心軟,只是因為禮尚往來的關係

伸出手握住符融的肉棒,慢慢的幫他套弄起來

一邊享受著心上人幫自己手淫,符融伸手再度碰上一軒剛剛被操幹的紅艷的後穴

「幹甚麼?!我不是說我不要做了嗎?!」

一軒怒斥,符融的手也停下,接著就聽見他無辜的說:「東西要清出來,不然你明天會肚子痛的。」

話音一落,符融的手指又探進穴內掏弄,挖出剛剛射進去的精液

「你...呼唔...你哪裡有在清阿....」後穴被手指進出只有讓他感覺更加難受,快感再度被撩起,一軒覺得快瘋了

「不然大哥自己來。」

手指突然抽出,一軒感覺自己的後穴傳來一陣陣的空虛感,但是看符融一副『果然還是要我來幫你』的樣子,他咬牙把手指探到身後

手指輕輕一碰,後穴就不住的收縮,一探進去,敏感的穴肉就纏上手指,好像要把手指吞進去一般

不管怎麼摳挖,一軒總覺得後穴深處依然還殘留精液,而且就算是自己的手指這樣摳挖後穴也快感連連,清理到後來,他已經在用自己的手指滿足自己的慾望

「不是說要清理嗎?大哥怎麼自己玩起來了呢?」符融看著對方玩弄自己的後穴,本來就挺立的下身感覺更加脹痛

一軒已經滿臉潮紅,不管他怎麼弄都沒有剛剛被操幹來的舒服,正是欲求不滿的時候,又被把他搞成這樣的符融嘲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用力拉過對方

「少說廢話,要操就快點!」

符融自然照辦

將對方的一條腿抬起,將自己的粗大送進濕滑的嫩穴,因為剛剛已經被充分的拓寬,這次進入十分順利的就進到深處

「哈阿....好脹....快點動阿還在幹甚麼...」被充滿的快樂充斥一軒全身,滿足的呻吟,食髓知味的扭動身體催促

看身下的人一副欲求不滿的模樣,符融的笑臉越發燦爛,立刻依照吩咐開幹,每一下都全部抽出又用力的捅入

「咿啊...好深阿....好爽...唔嗯.....」爽快的叫到一半就被吻住,放浪的呻吟都被堵在唇舌之間,他只能抓住眼前的人努力回吻來宣洩快感

遠比上一次更加用力的插弄,一軒感覺快感累積的比先前更快,前列腺被不動的頂上,他感覺自己似乎快要被插個對穿

「哼啊...輕點...太深..要壞了....嗯啊..」不自覺的把雙腿環上了符融的腰,跟隨著強硬的操幹擺動身軀,一軒沉溺在快感中哭叫、呻吟

符融甚麼都沒說,他只覺得身下的人的後穴一圈一圈的纏著他,插入時想吞得更深,抽出時又吸附著挽留他,除了埋頭苦幹他甚麼都不想做

他現在腦中只有把自己的大哥給插到哭、插到射,最後插到壞掉就最好了

「哈啊...要去了...咿啊....呵啊...放開....」就在快要到達顛峰的時候被掐住鈴口,快感被硬生生的截斷,一軒覺得快要瘋了

這人怎麼能這麼討人厭呢?他想射啊!

「大哥...一起...」

「呼啊...你..混蛋...快點...呀啊....」

劇烈的操弄,次次都頂上前列腺,後穴因為身體的緊繃也跟著縮緊,一軒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在體內描繪出符融那肉棒的形狀

這個認知太過羞恥,他憤恨的咬上符融的肩膀,力道之大,在對方肩膀上留下一整圈泛著鮮血的齒痕

疼痛並沒有讓符融分心,反而加深他的快感,更加不留情的衝撞著,汗水滴在一軒的身上、臉上

「呀啊...夠了..唔啊...放開...要死了...停啊...」下身被掐得疼痛,後穴卻快感連連,一軒迷亂的搖著頭,臉上滿是淚水

怎麼辦他快要被插壞了!

媽的,真的插壞了就全部算在符融身上

「...哈啊...插壞了...會壞啊...咿啊...哈啊.....」

符融一聽到身下的人說快要被他插壞了,當下根本不能忍的直接頂進深處射出來,同時鬆開手,讓一軒也發洩出來

被限制後的噴發意外的猛烈,甚至噴上了符融的臉

毫不在意的抹掉臉上的精液舔去,符融一退出一軒的身體,對方馬上整個癱軟在床上,完全沒了力氣

***

一軒覺得身體就像被拆開、重組又被摔兩下一樣,尤其是後面還有東西流出來的濕滑感覺,真他媽的不舒服

偏頭看向身旁那個一臉意猶未盡的符融,一軒想開口,卻不知道要說甚麼,一張嘴開開闔闔,最後只是啞著聲音喚了一聲:「符融。」

沒想到對方會叫自己,符融著實愣了一下,但隨即又擺出笑容,撒嬌一樣的蹭上一軒的頸窩,表情很滿足,「我在。」

他最喜歡對方叫他的名字,充滿信任的、有一點點的依賴,就只因為這樣他喜歡上了他的大哥

但是下一句話讓他呼吸一窒

「告訴我,為什麼背叛我。」一軒不相信,就真的是因為他找了個女孩所以對方才背叛他,太兒戲、太難以置信

符融頓了一下,他抬頭直直的看著一軒,今天第一次臉上不是裝可憐也不是偽裝的笑容,嘴唇緊抿,眼神極暗

「如果,我今天沒有這樣篡位,你會跟我在一起嗎?」

一軒愣住,符融的樣子很認真,認真的讓他說不出任何斥責或搪塞的話

「不會。」左右權衡,他最後還是說了實話

要不是今天符融幹出這種事,他或許永遠不會發現對方的心意

今天以前,他對符融的印象只停在一個值得信任的下屬、能幹的副手這樣的等級

一軒根本沒有想過,會有男人喜歡自己這種事

不得不說,沒有表情的符融讓他壓力有點大,本來以為他說了實話之後對方會發怒,但符融反而笑了

「我一直很喜歡你...不,我愛你,但是你從來都沒有發現,甚至找了那樣的小婊子,」符融把頭埋進一軒的頸窩,貪婪的吸著對方身上的味道,「我本來以為,只要我一直在你身邊,你總有一天會知道我的感情,現在看來,是我太天真了。」

「只要你不是老大,我就可以得到你了吧?」

一軒不可置信的看著符融,他不敢相信符融真的就因為這樣的一個原因而背棄他,但是他的樣子很認真,認真到他無法不相信

他看著符融,無話可說

在他看來,因為一個女人而做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一軒並不討厭符融,但是也沒有喜歡他,甚至他現在有點....不想見他

空氣彷彿凝止了,兩人都沒有多說話,冰冷是他們眼下唯一有的感覺

符融深吸了一口氣,伸手過去把對方抱起來,搶在一軒反抗之前先開口:「我幫你清理,我保證不會再碰你。」

符融的保證還是有點用的,早已全身無力的一軒也就不再抗拒,讓對方替他清理、洗浴,只是直到最後他被放上床鋪,他都沒有再對符融說過一句話

「大哥,我出去了。」

替一軒蓋上被子,符融就像以前一樣的告退,一軒背對著他,沒有回應

心情有些黯然,符融轉身走出房門,突然聽見背後傳來聲音

「不論如何,我不會喜歡你。」

話音剛落,隨即落下的是一個不算小力的關門聲

一軒躺在床上,心情複雜

他不會喜歡符融,至少在他能釋懷今天的事情之前都不會

就算他釋懷了,會不會跟一個男人談喜歡也是個未知數

況且眼下有比這些更重要的事情,兒女情長甚麼的,他從來都不想去管

思考著接下來的一切,一軒閉上眼睛緩緩的睡去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符融一直站在他的門外久久沒有離去

符融早就知道,他的大哥不會喜歡他,不管他再怎麼討好他都不可能

因為這一切在對方的眼裡,都只是他在無理取鬧罷了

只是....真正聽到的時候....還是很傷啊....

倚靠著門板緩緩坐下,符融疲累的閉上眼睛

***

鬧完之後,他什麼都得不到

 

 

 

 

 


嗯....大家應該有點好奇為什麼劇情好像變得跟在噗浪上發的不太一樣吧?

其實呢我本來想要寫的是老大後來心疼下屬,就勉強原諒他,最後兩個人幸福快樂的故事

可是後來我覺得並不適合

應該說在沒有感情基礎的情況下,被背叛、被強上

作為一個有自尊有驕傲的人來說應該是很難以接受的事情

沒有甚麼被插阿插的就愛上人家的理由才對

我認為這一段的故事應該停在這裡

一軒可以理解但是不能諒解符融的所作所為,因此對符融冷淡、疏離

符融破釜沉舟的胡鬧,最終毀掉的是一軒對他的信任跟那僅有的情誼

無理取鬧,因為沒有道理,所以甚麼都得不到

但是某些方面來說,我很喜歡符融這個角色

因此我也準備了其他故事結局

只是我還沒寫好((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