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融X一軒

女裝有

肉少

下限掉了


「大哥也真是的,這是甚麼惡趣味。」符融扯扯身上黑白色調的衣服,稍微檢討一下自己的言行舉止

畢竟他很喜歡把一軒弄得面紅耳赤,要是對方節操也掉了,他的樂趣會減少很多的

一軒一口飲下手中琥珀色的酒液,心情十分的好,尤其是看到某個變態吃鱉的時候,「你不是很喜歡嗎?女裝play?」

符融略鬱悶,他是有想要玩女裝play,可是並不是他穿阿....

看著自家大哥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符融突然一個想法閃過,當下笑著靠近坐在沙發上的人

「既然都穿成這樣了...不想做點甚麼嗎?」

一軒看著已經自動坐到他身上的符融,撩起裙子坐上來的那一刻不禁心中暗罵一聲騷貨,隨時都想找幹

「你想做甚麼?」

「你猜?」符融雙手捧起一軒的臉,低頭輕吻他的眉眼、額際,一路往下直到唇邊,從吻改成舔,一點一點的用舌頭描繪著對方的唇

這種磨磨蹭蹭的動作讓一軒感覺煩躁,忍不住伸手扣住符融的後頸強吻上去,與對方的唇舌交纏

分開之後,兩人都是呼吸急促而且臉孔泛出薄紅,儼然情動

「去床上嗎?」兩人的額頭靠在一起,呼吸近在咫尺,符融輕聲地問

一軒沒有多想,「嗯。」

歷史的教訓,即使是枕邊人也會耍詐,很明顯很少人會記得這個,就在一軒回答完的下一秒,符融迅速地站起來,把一軒給攔腰抱起

「你又要幹甚麼?!」一軒被這突如其來的轉折給弄矇了,聲音有些顫抖

符融露出笑容,「去床上啊。」

抱著一軒走向床鋪,符融在心裡給自己點了一個讚

媽的...被坑了...一軒被扔到床上的時候,心底連吐了好幾口血

「你給我住手!不准脫我褲子!」一軒一腳踢過去,要是可以把眼前的女裝變態給踢下床就好

符融抓住踢過來的腿,乾脆的一把將一軒的西裝褲使勁一拉,一軒的下半身就只剩下四角褲

符融炫耀一樣地把西裝褲在一軒面前揮舞兩下,就隨意地往後一丟

「去你媽的!」一軒氣結,但也只來得及罵出這麼一句

符融趴跪到一軒腿間,絲毫不猶豫地隔著底褲舔吻起底下半勃的性器

「唔嗯...」

不算柔軟的布料摩擦著敏感的性器,感覺麻癢又刺激,細瑣的呻吟不斷從一軒口中溢出,手指抓著腿間那人的黑髮,說不清是推拒還是迎合

隨後底褲被咬下,莖身被含進濕潤口腔的瞬間,舒服地讓一軒忍不住抬腰讓肉莖插得更深

「唔..唔...」被深入喉嚨說不上舒服,只是聽著戀人的呻吟,符融忍不住有一股小小的成就感,之所以不是大大的成就感,是因為他還沒讓對方射出來而已

兩人年輕力壯,興致一來也是當場提槍上陣,口交雖然不算擅長,但也經驗豐富

盡量把性器吞得更深,時不時的吞嚥造成的喉嚨收縮,顯然讓一軒很是受用

「呃阿....恩亨...哈阿...」被服侍地舒服,一軒也不是矜持的個性,就算說不出甚麼淫言浪語,當下也放開聲音呻吟,「咿呃...啊!」

感覺到後穴被突然的入侵,雖然只有一個指節,但久未擴張的穴口早已緊緻如昔

「大哥還是這麼緊呢。」放開口中的肉莖,符融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罐,看著那熟悉的桃紅色,一軒頭皮發麻

「大哥懷念嗎?你曾經的小夥伴?」符融笑得很淫蕩

「我警告你,給我換一罐....呃啊....」後穴被冰涼的潤滑劑侵入,成功的阻止了一軒的抗議,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到正在被手指侵犯的穴口

久未歡愛的的內壁緊緻,糾纏著手指,符融忍不住回味起第一次插入時的感覺,覺得下腹部隱隱發疼,心急如焚地又塞入一指

「哈阿...你!給我輕點!」強行進入的疼痛跟快感幾乎讓一軒發瘋,抬起腿往符融肩膀踹,氣喘吁吁地罵

符融知錯能改,放輕了手上的力道,又重新含入一軒更加硬挺的莖身繼續吞吐、舔弄

「呵啊....唔嗯....哈啊....」快感如同潮水襲來,一軒爽的放開聲音呻吟

後穴很快地容納下3指,符融撐起身體,讓硬的發疼的肉棒頂著穴口磨蹭,就是不進入

臨到高潮的時候停下,現在發癢的後穴又被這樣挑逗,一軒忍不住火起,「你他媽的磨蹭甚麼!啊!」

「大哥發火的樣子最誘人了....」在一軒開罵的一瞬間插入,不給適應的時間就開始抽插,符融低笑著湊到一軒耳邊說道

「哈阿...唔呃...你個死變態....嗯啊....」

「唔嗯....大哥你好緊....還好色...」符融一下下把肉莖頂入穴中,每次都是全數抽出再捅入,爽的腦門發麻

「咿啊...你說甚麼呢...啊哈...你輕點...」

符融伸手把躺在床上的一軒拉起來,讓對方攬著自己的肩膀,同時又深深的頂入,「輕點?大哥明明就很爽啊....你看...這裡翹的這麼高....」

一軒低下頭不肯看符融那簡直稱得上下流的笑容,卻看見兩人的下半身被裙襬遮蓋,而他高挺的下身在布料下撐起一個小帳棚,忍不住一張臉爆紅,「去你媽的....呃啊...不要...哈阿...嗯唔....」

「舒服嗎?」找到一軒的敏感處,符融惡質的在那處磨蹭,「說出來就放過你......嗯?」

癢處被蹭得更癢,一軒覺得他要瘋了,狠狠地咬上符融的肩膀,卻被一個懲罰意味頗重的頂弄給弄得棄械投降,「呃啊....舒服...很舒服...你他媽給個痛快....」

「真是欲求不滿..呵呵...不過我很喜歡...」符融低聲笑笑,從善如流的大開大闔的抽插,手指隔著裙子布料套弄挺立的莖身

「哈阿...不要頂...要..要射了...咿啊...嗯啊....啊...!」一個抽插頂上前列腺,一軒覺得眼前白光閃過,在符融手中射了出來

「還可以嗎?」符融停下動作等身下的人高潮餘韻過去,輕柔的吻著一軒的額際、眉眼,溫柔地像變一個人

「還可以...呵呼....」一軒直覺這樣的符融有哪裡不太對,可是又想不太出來,乾脆放下心來好好休息,太久沒被幹,他覺得腰有點酸

「還可以就好...那我們繼續吧。」符融把一軒壓回床上,又再一次開始抽送

一軒幾乎想吐出一口血,「你他媽給我住手....哈阿..停...不...呵啊...」

符融嘴角勾起笑容,「我住手,只動這個。」

***

隔天起床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一軒還覺得腰痠腿軟,不爽地在心底把罪魁禍首痛扁了一百遍

在心底扁完人之後,他才發現房間裡並沒有符融的蹤影,他本來以為符融會在他想揍人前先上來找揍

一軒心底納悶,乾脆的換上便服走出門找人

繞了兩圈,一軒才在洗衣房裡找到人,而他正在水槽裡搓洗東西

「你在這裡幹甚麼?」

衣服都是讓傭人統一收了拿去洗,符融在這個地方真是有點詭異

「洗衣服阿。」符融讓開,讓一軒看到被泡在泡沫水盆裡的黑白衣裙

一軒忍不住紅了一張臉,他可沒忘記昨晚符融就是穿著這套衣服把他幹的翻來覆去

「上面沾滿大哥你昨晚射出來的東西...果然穿著幹讓你很興奮吧...嗯?」符融靠過去,故意的啃上一軒紅透的耳根

「你給我節制!」一軒沒忍住,一個巴掌揮過去,至於沒打中反而手被擋下來攢在對方手心就不用管它了,「這種衣服...丟了就好了,幹嘛洗。」

符融露出捨不得的表情,自顧自地把衣服丟進烘乾機裡,「你不是很喜歡嗎...昨晚射了那麼多...下次我穿著讓你幹,你全部射進來好不好?」

一軒覺得,這個提議真是有夠下流,可是挺不錯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