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人就是會忘記一些太習以為常的事情

尤其是身邊有美男的時候,你們知道其實整個故事就是個美男計嗎?

 

【二】發現事實的時候

夫人曰:「這個世界好可怕,三位夫君請務必保護夫人我的眼睛。」


 

經過一個多月的休養,我的身體已經大好,心理素質也已經調整好了,至少我可以看著家裡的三美男而不會又貧血了

美男真是養眼啊養眼

我輕輕的啜了一口茶,愉悅的看著小二作畫,我打從心裡覺得,能穿越到這裡真是太好了

「夫人,吃吃看小三做的核桃酥。」

小三拿著一塊小巧的點心湊到我嘴邊,溫溫順順的模樣特別招人疼愛

一口吃下那塊核桃酥,我真的覺得這個世界真是不能再更美好,我過的這麼爽會不會遭天譴阿哈哈哈哈哈

「夫人,有請帖到。」我的貼身仕女沈艷,手上捧著一張紅通通的單子拿到我面前

「誰家的?」原主的交友還算可以,雖然常常拒絕邀請但是一些生意上的好友卻也不是不給面子,現在身為身體主人的我自然也要繼續經營她的交友圈

「是寧家的帖子。寧夫人聽聞您的傷勢大好,想邀您參加她的納侍宴。」

納侍宴,顧名思義就是當家主母納新侍郎,為表現對這新人的重視而辦的一場宴會

當初小二小三入門,原主也有辦,只是因為她的審美觀異常,故只有小辦,意思意思地發了幾張粉帖給幾個閨中密友

喔對了,在南國不同的會議或宴會用的帖子顏色都不一樣,還會依照重要程度的不同來使用不同的顏色,喜事就用紅色系、喪事用白色這是不用說的、而官方的消息則是用黑底金字,看起來高端大氣又上檔次

納侍宴是喜事,只是當時原主只是小辦,所以用的是粉色

「用的是紅帖呢,看來寧夫人很中意這新侍郎呢。」小二瞄了一眼帖子,語氣有點羨慕

能為侍郎用紅帖這就證明這真的很受寵,一般來說那是最多用桃帖就是重視了

我想了想,最後把那張帖子拿了過來,「去回話吧。」

收下帖子,就是會赴宴的意思,沈艷屈膝行禮,轉身去門前回話了

「夫人身子才剛好呢,馬上就參加這種宴會這不是傷身子嗎?」小三癟嘴,不滿的揪著我的袖子

拍拍小三的手當作安撫,畢竟是寧夫人也算是「我的」密友,她發帖我自然要去的

「小二,衣裳就麻煩你了。」

大概是原主在衣服上的審美是正常的吧,在原主的記憶裡小二都不會幫她更衣,反而在我醒過來之後,小二幾乎天天早上來幫我換衣服,還美其名曰:「男為悅己者容。」

似乎是覺得可以大顯身手所以很開心,小二的笑容愈發艷麗,「夫人放心,定然讓夫人艷冠群芳、鎮壓眾人。」

我是要去參加宴會,不是去大開殺戒啊小二,你可以不用這麼激動,真的

算了,反正穿漂亮衣裳我也不虧,小二愛怎麼玩怎麼玩吧

宴會日期是五天後,這段時間我依然過著吃喝睡、逗侍郎的糜爛生活

宴會當天,我懷裡拽著帖子,身邊坐著在醒過來那天見過、之後就鮮少相處的、我的官人

根據原主的記憶,這位官人名叫傅棠,兩方是家族世交,多年前傅家搬遷的時候為了不斷了情誼所以給家中小輩指腹為婚,也就是原主跟這個傅棠

後來似乎是傅家家道中落,乾脆把這個兒子送到沈家,要求履行婚約,不過與其說是履行婚約,不如說是賣兒子來換取家族繁榮還比較貼切

原主當時正在忙生意,沒有心思處理這種小事,最後就乾脆履行婚約,再用大量的聘禮跟額外的金錢救濟了傅家

比起原主自己挑的納的小二小三,他們兩個沒有太多感情基礎,作為官人本就不需在身邊伺候,平常他都在處理內宅事務,只有在侍寢的晚上兩個人才會有一些時間相處,但也是相敬如賓,拉燈辦事,這就是金錢婚姻的結果

這陣子我的身體才剛好,這幾天也都是自己睡,自然連那最基本的相處時間都沒了

不過沒關係,現在身體是我的,男人也是我的,以後要怎麼相處就怎麼相處,這等美人冷落了多可惜,當然要好好培養感情啊

暗爽地在腦海中妄想跟美男的各種相處、各種活動,我突然有一種鼻血快要往下衝的感覺,趕緊低下頭裝沒事

先別看他別看他,回家之後再慢慢看就好了,美男是不會跑掉的

「夫人可是身體不適?」

「啊?」我抬起頭,看到身邊的男人皺起眉頭,關切的看著我

官人眉頭輕皺,語氣帶了點惱怒:「夫人莫再發愣,若還不適那就回府再養養,只是個納侍宴,您與寧夫人多年情誼,相信她不會介意的。」

雖然美人生氣還是很美,但我還是回神、坐正,只是嘴角的上揚止也止不住:「官人不用擔心,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這可是紅帖呢,若是不去少不得被藍姊姊一番吵鬧。」

官人也知道我那姊妹淘寧藍那不屈不撓的性子,當初他嫁進來的時候也沒少被奚落,便只得嘆了口氣,不說話了

我伸手拍拍他,讓他不要再想那些陳年破事,總歸原主是喜歡他的,我也很喜歡他的臉,那個寧藍就是把嘴說破我也不會改變心意的啊

突然覺得老天把我丟過來是好有道理的,這三個美男要是沒人照顧了多可憐多難過多浪費啊,呼呼呼呼現在美男都是我的了

就在我跟官人氣氛正好的時候,突然的馬車停了,沈豔打開車門:「夫人、大主子,寧府到了。」

我率先跳下車,打量起確切說是第一次光臨的寧府,張燈結綵、美輪美奐,果真氣派

「夫人,小廝來引路了。」官人伸手拍了拍我,似乎很是不明白我怎麼老是走神,另一手暗暗指著來帶路的寧府小廝

我看著那個大概有二十幾歲的小廝,雖然面上不顯,但還是忍不住懷疑起這個寧藍的審美,怎麼用個這麼矬的小廝帶路?

一直到我跟官人落坐,我都還打量著那個帶路的小廝,官人見狀就湊到我耳邊輕聲問:「夫人可是看上那個小廝?想要收房?」

收..收個毛房?收進櫃子裡還差不多啊!不對啊,我幹嘛把他收起來?應該是要打包丟掉啊!收甚麼收!

我沒好氣地撇了一眼自家官人:「不要亂說這種話。」要是多說幾次夫人我會早死的,而且是噁心死的

「可是夫人一直望著人家呢。」官人貌似不解,淡淡地指出事實

「我只是在想,藍姊姊怎麼就找了長的那樣差的小廝當門房給客人帶路,我一定要跟藍姊姊掰扯一番,當門房的小廝可是門面呢,要挑個長相好些的才對阿。」為免官人又誤會,我只好仔細地解釋我為什麼要盯著那個小廝看,順便抱怨一下那個小廝的長相

我說的興起,哪知道官人用著極為複雜的眼神望著我,好像我說了甚麼很奇怪的話,良久他才開口:「夫人,您覺得我長得如何?」

「美若天仙、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我很努力地擠出我所知不多的詞彙,想要表達在我眼裡的官人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好看,而且我超喜歡的

重點就是,我超喜歡的

結果官人並沒有因此而開心,反倒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囑咐:「夫人,剛剛那番話,千萬別讓我以外的人聽見了。尤其是寧府的小廝長得不好這點更是千萬別說。」

我還想追問,但是宴會即將開始,我只好先壓下好奇心,點點頭當作了解

我記憶裡的宴會流程是這樣的,先是訪客們巴拉巴拉,然後迎接主人,接著就會有美人獻舞獻花獻酒,這之後才會進入主題,最後再繼續獻舞獻花獻酒直到宴會結束

美人這種東西,我家已經有三個了,而且其中一個還坐在我旁邊,我突然有一種...出軌的感覺,我只是看看而已,官人應該不會吃醋生氣吧?

偷瞄一下官人的臉色,官人的臉色有點難看,好像在煩惱甚麼事情,是擔心我會找新人嗎?應該不會吧?怎麼可能還有人可以比我家官人長的還要好看

我要當新時代好夫人,不找新人不偷吃

一陣樂聲響起,從大門湧入一群......臥臥臥臥臥臥臥槽!

我忍不住抓住我家官人的白嫩手手,我需要安慰!我需要救助!官人你要救我!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難看,官人縱然對我突如其來的狀況不解,卻還是十分擔憂:「夫人怎麼了?可是身體不適?」

「好...好...」我低著頭,根本不敢看眼前的景象

「好?」官人不明所以,便更靠近想聽清楚我在說甚麼,只是我只有低聲喃喃所以他聽不清楚

眼前一片歡聲笑語,但是我根本不敢抬頭,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到底是怎麼回事?說好的美人呢?為什麼全部都長的這麼恐怖?!媽媽,我好想吐

「官人,我覺得身體不舒服,我們今天先回去吧。」我偏頭過去看著我家官人,確保我的視線裡只有他,要是我再看見『髒東西』,我怕我今天就要躺著回家了

官人自然以我身體為優先,當場替我向寧夫人跟其他賓客道歉,就扶著我離開會場了

坐在馬車上,官人還是很擔心,我拍拍他的手安撫他,覺得嘔吐感稍微退下去了,然後突然想到我一直忽略的問題

身體原主審美觀異常,但是家裡有三個美男,所以這代表....其實這個世界的美男......長得很醜嗎?!

「夫人?」官人對我近乎絕望的表情更加擔憂,當機立斷的對著外面的人吩咐:「快去叫大夫!夫人身子又撐不住了!」

官人擔心的表情讓我不禁擔心起,要是他們知道...我身體不舒服其實是因為看到一群醜男....

......我絕對不要讓他們知道!這太丟臉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