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阿都在協會玩,然後又聽到我媽公司辦活動跟別人產生場地爭吵

回家路上就忍不住想,如果我們的講座跟別人發生場地糾紛怎麼辦?

雖然我半個屁都沒想出來

我晚上做了夢

我在跟協會裡的人一起場布,突然出現一夥衣裝筆挺的人

從中走出一個看起來地位很高的人

我們姑且稱他為A先生

A先生:我們接下來有一場會議,要提早做事前布置,你們的活動看起來也不是很重要,你們就離開吧

各位客倌你們看看這怎麼能忍馬上我就忍不住站出來了

我:場地都是有預約過的,憑甚麼叫我們取消活動!

啪!啪!

A先生: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XX公司的董事長秘書!我看你也不過是個學生,居然跟我大小聲!

阿阿不得不說當時我那模樣真是我見猶憐、悲傷中帶一點倔強、眼角帶一點淚痕

好了我在說下去就有人要打我了

反正就是我很委屈,接著我掏出口袋裡的手機

我:大姑姑!!!!!有人欺負我!!!!!!!!!!!

對,那個所謂的XX公司,其實那是我姑丈的公司,我姑姑不只是董娘,還是副董

所有人都一臉震驚的看著我,包括那個A先生的表情都像這樣→

我內心OS: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你家老董跟副董的姪女

因為我正在對電話那一頭的姑姑,胡說八道

我:我知道姑姑你們的活動很重要想要早點準備也是希望做到好,可是我們的活動也準備了很久阿,我們可以早點撤走多留意點時間給姑姑你們,可是我們都說可以提早離開了那個人還打我!!!!姑姑這個我不能忍啊!!!!恩、恩,好,我讓他跟你說

然後我把電話交給A先生

接著我們所有人就看A先生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等似乎姑姑罵完人了

A先生雙手顫抖著奉上我的手機

姑姑:我已經跟他說了,你們活動好好辦,他再逼你們就跟姑姑說,姑姑給你靠!等等你大伯也會過去,你跟他說

我:恩,謝謝姑姑

似乎是嚥不下氣吧,等我電話掛斷,A先生馬上過來

A先生:既然您是表小姐,那您剛剛說的提早撤走應該是會兌現的吧?

嘖,被抓把柄了

沒關係,你能抓我話柄,我靠山卻不只一座

我;你跟我們的助教跟會長討論吧,我直接進去幫忙布置了,好多東西要弄

然後我就先離開現場把狀況交給真正可以處理事情的人

我:學姊,你有沒有腮紅?借我一下

在被打的臉上抹上一點明顯的紅,在臉頰裡面塞上一張衛生紙

然後走出去,滿意的看見自家大伯已經到了正在聽那個A先生顛倒是非黑白

他大概也知道要是說出我在這裡那大伯就會偏向我,所以沒有跟他說我在這裡

只要我不在場,那等他們訂下協議,我也沒有辦法耍賴

所以我跑出去了

我:大伯!!!!!你看!!!!!!他打我!!!!!!!!

當下大伯只能看見他的姪女臉不自然的紅腫,聲音委屈大聲的控訴

我沒說謊阿,A先生真的有打我嘛

我只是把傷勢弄的驚悚一點

當下大伯一秒倒戈,答應讓我們把活動做完

那個A先生就是一臉吃了屎的不爽

哼哼,讓你打我

真是不得不說,這種用勢力欺負人的感覺

真他媽的爽

一早起床覺得自己今天一定很順利

文章標籤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