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職業系列醫生X醫生的欸取

其實照理來說我這一個系列不應該寫欸取的

不過手術台普類我好想試試看

所以就、呵呵


深夜的手術室很少會有人,就算是緊急手術也不會用到這麼裡面的房間

耶呂深知這一點,所以毫無壓力的公器私用了

「哼、啊...耶呂......」壓抑著自己的聲音免得有人聽見這邊的異狀,安地爾這時候萬分後悔剛剛幹嘛儍傻跟著自家戀人進到這邊來

「嗯?怎麼?」站在戀人身後,耶呂一手套弄著對方的欲望,另一手則伸進對方的衣服內撫摸

「別在這...恩!」手撐著讓自己不至於跌倒,不過身後戀人的動作還是沒有要停止的跡象,安地爾轉過頭圍怒瞪向對方要求停止這種行為「這裡是手術室......!」

「不會有人進來的。」

耶呂略微掐緊戀人的下身,滿意的聽到戀人猛地竄高ㄉ呻吟

使用中的手術室是不會讓人進出的,這件事連他這個小兒科醫生都知道

只是他沒有告訴戀人其實他有打開手術室的使用燈就是了

「嗯啊...!」在不斷收到刺激之下,男性最脆弱的部位被這麼一掐,腳頓時差點軟了下來,也沒心思再開口阻止

就算繼續阻止,身後的人也不會聽就是了

「這才乖。」伸手把戀人的頭扳過來吻上,手上套弄的力道也跟著加重

「哼、嗚......」不論是呻吟或是抗議都被鎖在吻中,只能斷斷續續流露出一點聲音,被快感與擔心有人闖入的焦慮折磨

發現戀人快要喘不過氣,耶呂意猶未盡的離開對方的唇,慢慢的往下下啃咬

「耶呂......別在這邊、嗯哈......」安地爾勉強保有的理智讓他努力想掙脫開來,身上被啃咬的麻痛卻又讓身體十分不合作的顫抖著,絲毫沒有一點效用。

「這麼晚了不會用到這一間的。」手指輕掐對方的乳尖,對方的衣物已經只是象徵性的掛在手臂上,露出背部的優美線條

「就算這樣......嗯!」乳尖上的力道突然加大,把想說的話堵了回去,出口的聲音再度成了陣陣呻吟

安地爾只能在心底腹腓後方的戀人。到底誰才是這邊的手術醫生!小兒科的這麼了解這邊是正常的嗎?

「怎樣?」耶呂惡意的加大挑逗的力道,一邊在對方後頸跟背脊留下一串紅痕

「嗯、嗚......」埋怨看向明知故問的戀人,因情慾與快感的干擾而毫無殺傷力的瞪視一點用也沒有

對戀人的瞪視回應一個笑容,接著故意摳弄鈴口,果不其然的手上被白濁沾滿,「射的真多。」

「啊啊......!」過多的快感終於讓雙腳支撐不住自己的重量,在跌落在地之前一隻有力的手臂阻止了自己的下滑,不過安地爾一點也不想感謝這個害他站不穩的戀人

「這種話就不用說了......!」

「嗯,不用說的。」我用做的

耶呂默默的在心底補上後半句,一邊把戀人抱上手術台和自己面對面,沾滿液體的手指滑到對方的後穴輕輕戳弄

「呃...」突然騰空的感覺讓安地爾的精神突然緊繃了一下,然後發現戀人已經開始在進行拓張動作......「耶呂,都說了不要在這......唔!」下身猛地又被掐住,身軀狠狠震了下

「再吵我就現在把你抱出去。」行兇完的手指重新開始擴張緊窄的穴口,耶呂低下頭去啃咬敏感的乳尖,忍耐著慾望不要過度急躁而傷害到戀人

...惡劣......嗯唔......」被迫在被吃乾淨跟被看光的選項間選擇,安地爾小小的抱怨一聲後只得由著耶呂亂來,他還不想被醫院裡的住院醫師看見

他一點都不懷疑自家戀人真的能幹出這種事

手搭在戀人肩上,忍受被撐開來的不適感和胸前的麻癢,控制著吐息好讓自己不會那麼難受

很順利的拓張到可以塞進第二根手指,雖然強壓下想貫穿戀人的慾望,但還是難掩急躁的往深處探去,尋找著對方的敏感處

「嗯、唔...慢點.....」後穴因為急躁的動作而發出抗議,陣陣的刺痛讓眉有些蹙起,安地爾開口提醒著對方免得自己等等就要在戀人粗魯的動作下受傷

「慢不下來。」咬牙切齒的聲音不難聽出聲音的主人已經無法忍受太慢的步調

不過話是這麼說,但為了戀人著想,耶呂還是死掐著慾望耐著性子幫對方做好事前準備

要是真的弄傷了那可不是休養一晚上就可以好的

「哼唔......耶呂......

其實安地爾知道對方正在忍耐,但又不想讓自己恢復需要的時間增加,一隻手環上戀人的背,另一手則是開始套弄自己的慾望分散注意力,好讓耶呂忍耐的時間減短一些

「嘖...該死....」看著戀人自瀆的模樣,對於生理還是心理都是一種折磨,好不容易才讓對方後穴可以進入三指,耶呂當下毫不猶豫的抽出手指,讓忍耐多時的欲望一挺而入

「啊啊......!」猛地被比剛剛更加粗大的物體進入,安地爾一瞬間痛到幾乎要把戀人的背抓出傷口,不過還是忍住了,只在自己的下唇咬破了個小傷。

下身被緊緻的內壁一瞬間絞緊,背上也突然感覺被指甲狠狠抓撓的痛,多少阻止了耶呂差點煞不住的慾望

暫時停止動作好讓戀人可以適應自己的粗大,同時吻上對方,著迷的吮著唇上的血漬

「呼...沒事這麼快幹什麼......」好不容易才放鬆下來,有些抱怨的開口,兩手一同環在對方後頸,回應著戀人的吻

「沒辦法,你的錯。」緩緩的開始小幅度的抽送,手指在戀人的的身上遊走撫摸,讓對方可以最大幅度的放鬆

「歪理.........」享受戀人在自己身上的愛撫,慢慢也開始擺動著腰去迎合耶呂的進出

「嗯,是歪理。」完全不否認自己就是在唬爛,確定戀人已然適應之後耶呂開始加大抽送的力道

「嗯哈、啊...!」突然加快的動作讓安地爾來不及忍住到嘴邊的呻吟,隨著進出的刺激流洩而出,也幸好手術室隔音絕佳,所以完全不怕人聽到。

「叫的真大聲,」耶呂靠在戀人耳邊低聲喃喃,手指甚至在穴外撫弄給與刺激,「萬一有人被你引來怎麼辦?」

「你以為、嗯...這裡隔音有多差......」耳邊熱氣讓身體敏感的微縮,後穴的快感也不停增加「而且你會...讓我被、嗯啊...其他人、看到......?」

他很清楚自家戀人的佔有慾有多強大,現在自己這種樣子對方是絕對不可能讓他被其他人看見的

「是不會。」狠狠的往對方的敏感點頂去,甚至惡意的磨了一下,「嘖,真緊。」

「哈啊...!」猛烈刺激讓內壁都忍不住收縮起來,身體也有點緊繃,安地爾喘著氣回嘴「這不都是因為你嗎......

「還很有精神嘛,乾脆我們在這裡待一整晚吧。」湊上去啃咬對方的喉結,身下的抽送絲毫不慢

雖然明知道這只會是個玩笑,但耶呂認真的語氣讓安地爾都有些當真了

「你...啊!別太過份...嗯唔...明天...還有手術 .....」只增無減的刺激讓話又開始說不好,全身顫抖著承接不斷得快感

「只是指導,以為我不知道?」不滿的用力頂進深處,處罰的意味濃厚

「哈、啊...就算是指導......嗯啊!也要維持基本體力啊......」不滿瞪了眼顯然不把他工作內容當一回事的戀人

為什麼一個小兒科醫生居然會知道他的工作表啊!

「哼。」毫不在意對方沒有絲毫殺傷力的狠瞪,反倒是變本加厲的操弄戀人

「嗯哈...耶、耶呂.........!」手死死抓著對方的肩膀,過大的快感侵襲著身體,過沒多久就發洩出來

「這麼快?」沒有給戀人喘息的時間,反而直接對著前列腺開始小幅度的頂送

「嗚…啊...明明就是你...太過份......」才剛達到頂點就又被刺激,身軀不住地顫抖

安地爾開始覺得自己可能會被操壞

「你也想早點結束的吧?」靠在戀人耳邊吐著溫熱的氣息,語氣調笑,「還是你真的想在這裡待一晚上?」

耶呂的手不知何時伸去已經握住對方疲軟的慾望開始套弄

「嗯哈......」罵人的話還未出口,呻吟倒是先誠實地喊出來了,而耶呂這麼一提醒也讓安地爾想起這裡是手術室,要是不快解決真的要待一晚上了

思索至此,他只好主動吻上,加快這場性事的步調

戀人的主動十分有效,在對方吻上的一瞬間耶呂反客為主的糾纏上去,下身的抽送也加快加重

剛發洩過的身子太敏感,安地爾只能被動地承受著

「嗚嗯嗯!」過多的快感讓腦中一片空白,抱著戀人的動作已經是本能驅使的行為,也無意識擺動著腰迎合對方的進出

很快的幾個抽插之後,用力的頂進之後發洩在戀人的最深處,稍微緩了一下後耶呂才發現安地爾已經撐不住歡愛而昏過去了

對此,他只得簡單的收拾一下然後帶著昏迷的戀人回到兩人一起住的公寓

意識漸漸的清醒過來,不用多久就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在自家床上,身體一絲不掛卻很乾爽,顯然是已經做過清洗

「唔嗯......」翻了個身,安地爾感覺自己的腰痠疼得不像自己的,即使很累也睡不下去了,突然聽見浴室的門打開的聲音,使力坐起身瞪著剛洗完澡進來的戀人,同時順手一個枕頭就直接飛過去砸對方的臉

「這麼精神?」枕頭的殺傷力太低,加上丟的人力道不足,耶呂被砸完後毫不在意的直接接起來擺回床上,淡然的看著床上忿忿不平的戀人

「什麼叫這麼有精神!」幾乎一向是順著對方,平時也不常生氣,不過這次很顯然安地爾被踩到地雷了「手術室是拿來救人的,不是給你當情趣床用的!」

對戀人突然的怒火微微愣住,耶呂心知是自己做的過分卻依然不退讓的回嘴,「你後來也很爽不是?」

「你......!」頓時被堵得說不出話,雖然是對方硬著來才讓身體控制不了,但安地爾根本不想承認這點,想說點甚麼卻找不到話來反駁,看著對方悠哉的樣子又不甘心,一時氣不過就把逕自趟上床的戀人踹下去「你給我去客廳睡!」


安地爾這一篇好可愛wwwwww

然後我真的好喜歡沒心沒肺的鬼王wwwwwww

密碼應該很好猜吧wwww畢竟我一直喊得很大聲嘛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