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他有預知能力,冰炎用真名發誓他那一天絕對不會靠近那一條商店街

應該說他根本不會靠近原世界

那一天他趁著沒有任務的空閒來到原世界的商店街幫自家的金髮戀人買聽說是很有名的甜點,只是還未踏入店門,就感覺到身後有個視線在打量自己。

那個視線實在是讓人感到很奇怪,回過頭後,只看到了個穿著休閒服,大概只比自己大沒多少的青年

下意識認為對方跟其他白痴一樣把自己當作女性,於是他毫不掩飾的瞪了青年一眼

***

耶呂站在一個原世界不知道是甚麼地方的轉角,起因是他前兩天不小心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網站

本來他是沒什麼興趣的,但意外的有一名人類約他出來,似乎是要進行所謂的援交

對於這種千年前沒有的活動,耶呂基於好奇的心理,他決定出來看看,在說好的地方等了好一會兒,才在對街看見一個應該是對方的人影

對方長的還不錯,本來還想著要是對方長的不符他的期待就要直接離開的鬼王決定留下

只是對方卻充滿厭惡的瞪了他

被平白無故的瞪一眼不管是誰都會不高興,更何況他並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況且今天是對方所約,單方面毀約也太過分

他當下立刻朝著對方走去

***

 「你想做什麼?」冰炎見對方不但沒離開還朝他走過來,對這人的印象著實不佳,也覺得眼前青年給他一種使人厭惡感覺,語氣十分冷的開口

他順便在心裡打算要是對方敢做什麼,他會直接給人一個難忘的教訓。

例如變成冰棒或是變成烤肉

另一方面,耶呂也感到十分不悅

「做什麼?這是耍人是不是?」見對方冷漠的樣子,他心頭更是一把火起,用著比對方更冷的聲音回問

堂堂鬼王被人類當成傻子耍,這種事叫他任何忍受

立馬抓住對方的手,打算直接將人帶離

 「放開!」原本就討厭有人隨便亂碰自己,更別說這陌生的傢伙簡直是莫名其妙

冰炎一個用力想抽回手,他卻發現青年根本文風不動:「?!」

自己使出的力道雖然不是全力但是也鮮少有人可以這樣無動於衷…...這傢伙......不是普通人!

耶呂原本就毫無波瀾的神情因為怒意而顯得更加嚴峻

「我可不是你可以隨便戲弄的。」對方的力氣大的有些出乎意料,但是要甩開他卻是極為不足,反而只是加深他的怒氣

不由分說,他直接把人拖到附近已經訂好的旅館內

 搞什麼鬼!他哪時戲弄這個傢伙!

冰炎在莫名其妙的狀態下被硬是拖進光看就覺得不妙的地方,注意到四周已經沒有其他人類,沒了限制的當下直接放出法術修理這個腦袋有問題的傢伙。

突然出現的攻擊讓耶呂驚訝了一下,但這麼一點威力並不足以傷到鬼王分毫,直接伸手一擋攻擊就被化解,另一手也不干示弱的揮去鬼繩企圖阻止對方的行動

 攻擊輕易就被擋下,冰炎還沒有錯愕的時間就發現對方並不是普通具有異能的人類

他險險避過了充滿鬼族氣息的繩索,開始萬分戒備眼前突然找上自己的傢伙

被避開攻擊算是在他的意料之內,他也不多加追擊,僅僅讓無數的鬼繩在四周蛩伏著,進行無聲的對峙

四周的空氣彷彿凝止了,空間中只有兩人的呼吸聲

 「你到底是誰?」冰炎全身神經都十分緊繃,眼前的青年身週的鬼氣和他所遇過的鬼族皆無法比擬

但若真的是這麼強大的存在,他又為什麼完全認不出對方

「吾沒有必要回答。」坐以待斃從來不是他的習慣,鬼繩好似發狂一般的往對方攻擊,而他站在原地完全不動

不大的空間使得閃避變得十分困難,就算拿了幻武兵器也無濟於事,甚至會造成妨礙

冰炎因此選擇不將鋒云拿出,但人只有兩手,僵持一陣之後終究還是不敵近乎無數的襲擊物,一隻手直接被束縛住:「該死!」

綁住了一隻手那麼剩下的就很簡單了,耶呂直接讓鬼繩把對方雙手捆在一起,把對方拖到眼前

「真難以相信,守世界的異能者竟也如此墮落。」冷笑著勾起對方的下巴,神色滿是嘲弄 

「放開!」 用力的扯著綁住自己的繩索,冰炎已經不意外對方知道守世界的存在,卻根本聽不懂青年所說的墮落是什麼意思,只知道事情絕對不如他一開始所想的可以簡單解決

「你是在講什麼莫名其妙的鬼話!」

回應他的是青年臉上更加不屑的神情

「難道吾說的不對?」手一甩,鬼繩就將人拖至床上,耶呂站在床邊冷冷的望著對方:「今日不就是你約吾來此處,曾幾何時連異能者都如此不知羞恥?」

 冰炎瞪大了眼,根本不明白對方表達出來的內容,反而是對於青年那些不明所以的話更加憤怒:「我根本不認識你,無緣無故把人綁來很好玩嗎?!」

耶呂根本不理會他的反抗,只是冷笑著伸出手:「隨你如何狡辯,無意義的托辭不聽也罷。」指間緩緩劃過,昂貴的襯衫瞬間出現撕裂的痕跡,手指輕慢的撫過對方的皮膚

「但是吾可不會忘記今日來此的目的。」

 「?!」青年的動作讓他頓時想到了對方想做什麼,前因後果都說的通了,這傢伙根本是把他錯認成那些將身體當做販售品的人類

「渾蛋,給我住手!」雙手被禁錮住了,但腳可還是自由的,一個伸腿就往對方踹去

卻徒勞無功

「你的身上有幻術的味道。」耶呂直接伸手擋下對方的腿,兩人的姿勢瞬間變的極為曖昧,也因為突然拉近的距離他才察覺到對方身上那有些隱密的幻術:「是想隱藏什麼嗎?」

   「不干你的事!」掙扎著要脫離這種姿勢,冰炎完全不想在這傢伙面前現出本來面貌,不過事與願違

「什麼?!」一陣輕微的碎裂聲響明白的告訴他,用在身上的法術已經被對方在彈指間毀去

看到對方隱藏在幻術之下的真正模樣,耶呂無法控制的愣住了,因此不慎被對方抓到空隙狠狠的踢中了胸口

但是先前的惱火倒是一掃而空

 「滾開!」光看對方表情冰炎也能猜到這個青年是認得自己的容貌的,也因此讓他更為火大

趁對方因痛楚而減輕壓制自己的力道,向後退了些距離打算離開這地方。

「沒想到,竟然會是三王子的後人。」耶呂揉著剛剛被重擊的胸口,看著對方憤怒的模樣,他微微勾起嘴角

看來剛剛都事情都是一場誤會,不過...不代表不能繼續下去,不是嗎?

青年突然出現的微笑讓冰炎在心裡響起了警訊,危機感不斷的擴大之下,也顧不得還未掙脫繩索,直接又放出法術欲爭取脫逃時間,但根本沒多大效用

腳踝處被一個強硬力道抓住並下拖,兩人再次重回剛剛的曖昧姿勢

耶呂由上而下俯視對方,伸手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瓶子,把瓶口湊到對方嘴邊:「可知此物為何?」

想也知道不會是甚麼好東西

冰炎戒備地死閉著嘴,在腦中跑過比較有可能的選項後,只得到一種合理、卻又覺得不太對勁的答案。

毒藥?但精靈天生百毒不侵,就算要毒死半精靈也沒這麼容易才是

對方總不可能這麼沒常識吧?

「猜不出?」伸手掐住下顎讓對方張開嘴,直接把藥一滴不剩的倒入,「不如自己親身確認。」

冰炎對對方突然的動作感到錯愕,但根本沒打算屈服,即使那液體已經被灌入嘴中也完全不肯吞嚥下去

知道對方的意圖,耶呂毫不留情的一拳打上對方的腹部,迫使對方把藥水嚥下,然後就站到一邊等待藥效發作

 「咳、咳......」被迫吞下藥劑後猛地開始嗆咳,少數沒喝下的液體從唇邊劃落,狠狠瞪了站到一旁的青年一眼,卻還猜不出對方在玩什麼把戲

對方堪稱是無禮的眼神並沒有讓他不悅,相反的他感到很高興:「希望等等你還能保持這個眼神。」不然會少很多樂趣

果然藥效不負期望的發作快速,看著對方開始出現症狀,他嘴邊的弧度也越發上揚

冰炎開始感覺不對勁,體內漸漸竄出一種熱度,像是有把火在燒,溫度雖完全無法與失衡時相比,但難受程度依舊不低

即使想在對方站在一旁看戲時掙脫,一隻腳卻被與手腕上材質相同的繩索捆住,幾度硬扯下來只是在徒增傷痕

「很難受?」好整以暇的看著對方掙扎,耶呂走近床邊,手指從衣服的裂縫探入,輕輕的滑過

身軀不受控制地隱隱顫了一下,冰炎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咬著牙怒瞪對方:「那是什麼藥?」

「一點無傷大雅的東西。」可以讓這場遊戲更好玩的小東西。

不過後半句話耶呂並沒有說出口,手指輕輕的掐住胸前的乳珠捻動,滿意的聽見對方控制不住的呻吟

 「唔嗯......!」驚愕於自己竟然在對方的挑逗下發出那種聲音,死咬住下唇不讓更多聲響傳出,對方卻更變本加厲

耶呂俯下身,然後隔著衣料含住另一邊的乳尖,另一手則順勢往下探去,隔著底褲握住對方的下身

冰炎倒抽一口氣,震驚與憤怒的情緒同時出現,驚於自己的身體竟然不受控制的對戀人以外的人挑逗做出反應,憤怒則是源自於對方這樣肆無忌憚的行為

「滾、嗯...滾開......!」竭力在不發出更多呻吟的狀況下反抗著,唯一沒被束縛的腳直接往青年的下身踹去——

卻還是被青年輕易的化解

「真是不安分。」本來撫弄下身的手及時擋住那隻意圖不軌的長腿,耶呂略有不悅的用力掐了一下乳尖以示懲戒 

「唔!」因胸前的痛感悶哼一聲,雙手雙腳皆被制住的狀況再加上被藥物折磨的身軀,事實上冰炎現在連維持住精神都有點困難,可還是不肯認輸的回罵:「鬼才會安分讓你亂來!」

「不安分也不錯,」手指離開胸口緩緩往下滑去,再度撫上對方的下身,這一次沒有隔著底褲,而是直接握上,「會更有趣味。」

 「哼、嗯......!」突然的刺激讓身軀狠狠緊繃起來,想闔上雙腿,腳卻被對方牢牢捉住,藥性的作用逐漸增強,那隻不安分的手還直接往最私密的地方進攻,幾乎要讓他恍了神。

撫弄了好一會兒,耶呂不耐煩的扯下礙事的長褲,讓對方的下身直接暴露在空氣中,同時趁著對方喘氣時吻上對方的唇

冰炎睜大眼,錯愕的看著青年吻上自己,噁心與憤怒的感覺瞬間竄起,幾乎是馬上就咬了對方一口,唇上的觸感消失後,遺留在上面的是鮮紅的血液。

「真野蠻。」耶呂微微使力掐住對方的下身,同時加大套弄的力道,但也不勉強的轉而低頭舔吻對方的脖頸,留下好幾個鮮紅的痕跡

噁心….死了

下身被強硬的力道刺激著,更讓冰炎不快的是身體竟然自己做出反應,頸側的濕黏觸感更是大大增加了想修理這傢伙的念頭,但他現在只能繼續緊咬著下唇掙扎,藉由腕部的痛感把意圖神智拉回現實

突然青年停下動作

「真不愧是半精靈,藥效被降低不少。」耶呂撐起身體,從懷裡掏出比方才的略大的瓶子,打開來再度湊到對方嘴邊

 又來?瞪著很可能是跟剛剛相同成分的瓶子,冰炎這次完全是死咬著下唇,即使滲出了血也未鬆開,為的當然是不讓對方得逞

不過實際情形卻不像他所想的那樣硬逼著他喝下瓶中的液體

「真是倔強。」耶呂舔過對方唇上滲出的血跡,然後從正在被套弄的下身頂端倒下藥水,同時摳弄鈴口讓藥水能更好的被吸收,多餘的藥水則順著流到後方

這種藥並不是只有口服才有效阿,外用也是很有用的

 冰涼的液體幾乎在接觸到皮膚的同時開始變的灼熱,難以言喻的感覺從下身傳來,甚至連後方都有些奇異

到這地步冰炎已經大概猜出那是什麼藥,掙扎的力氣卻違背自身意願的逐漸被抽離

「終於安分一點了。」耶呂再度俯下身吻上對方的唇,一手套弄著下身而另一手則撫弄著乳尖

 「唔......」扯著綁縛住自己的繩索,冰炎感覺被對方碰觸的地方都好似傳來細微的電流,逐步侵蝕掉反抗的動作

慢慢的逐步往下,在鎖骨處留下更多的紅痕,然後低頭含住胸前的紅點,惡意的挑弄

 「放、嗯...放開......」乳尖被惡意的含抿舔弄,明明心理上覺得噁心的要命,被藥物影響的身體卻做不出有效的反抗

「放開?它可不是這麼說的。」耶呂套弄對方下身的手轉而撫摸下方的囊袋,惹出對方更難受的呻吟

「呼、嗯...!」氣息在一瞬間被攪亂,皺著眉抵抗接連不斷的快感,踢動的腳卻被壓制住,完全無法傷及對方

看著眼前向來高傲堅毅的混血精靈在自己的玩弄之下喘息,耶呂的心情是難以形容的好

「很舒服不是嗎?」撫弄的手突然朝著敏感的鈴口搔刮幾下,他的手頓時被射出的白濁沾滿

「舒服個、鬼......!」看著自己被這來路不明的傢伙玩弄成這樣,冰炎的腦中除了想馬上把對方給拆了沒有任何其他念頭

耶呂並不在乎身下的人依然嘴硬的抵抗,語氣就像一個長輩對待不成熟的晚輩一般溫和,但是動作卻跟溫和沒有半點關係

「真是不誠實。」手指探到後方,經過藥物的刺激穴口已經有些柔軟,輕而易舉的就能探入一個指節 

「?!住手!」冰炎感覺到後方的手指,驚愕後沒兩秒就開始逼迫無力的身軀抵抗著,甚至還不管會不會傷到自己,硬是集中勉強恢復一些的精神試圖在對方身上燃起烈火

火焰直接燒上耶呂的身體,雖然沒對他造成傷害但是卻破壞了他身上的偽裝法術,在對方眼前完全露出他本來的面貌

 「你......?!」冰炎再怎麼樣都想不到眼前這個想對他亂來的傢伙會是耶呂,看清對方容貌的當下他完全愣住了。

相較於冰炎的驚愕,耶呂很淡然的面對自己的真實身分被發現的事情,既然偽裝已經被破壞那也不需要再隱藏了,直接伸手抹去剩下的偽裝,不只是臉孔,連身上的衣物也換回平常的漆黑長袍

抬頭對上那一雙依然掩不住吃驚的紅眸,他神情間有一抹促狹:「很驚訝?」 

該死!鬼王不是都在鬼王塚裡面計畫殺盡白色種族嗎?!為甚麼會學原世界的人類搞援交這檔事!

冰炎很快的從吃驚中回神過來,繼續用一雙兇惡的紅眼死瞪著眼前的第一鬼王

「你在打什麼主意!」他知道自己遇上對方絕不會有好事,但怎麼也沒料到他只是去買個東西就能遇上第一鬼王

「主意?吾想做的事應該很明顯?」耶呂再度靠上去,手指長驅直入的深入後穴中按壓內壁 

「哼嗯!」悶哼一聲,並無因為突然深入的手指感到疼痛,但對方這動作的含意卻是讓他知道現在的情形十分危險:「放開我...!」

「你確定?」耶呂不以為意的又探入一根手指,不斷的在裡面攪弄著 

「啊、渾蛋...出去......!」冰炎對鬼王的碰觸極為反感,即使手腕早已被繩索磨得不停留下鮮血,也還是極力抗拒著

耶呂聞言挑眉,當下撐起身體:「如你所願。」

手指從後穴中抽出,甚至完全不再碰觸對方,似乎已經完全放棄

他淡然的看著床上微微鬆了一口氣的人,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那個藥的藥效可沒有那麼簡單阿

冰炎見對方終於不再動手亂來,這才想集中精神把四肢的束縛解開,他相信這鬼繩雖然堅韌但他還是可以解開,

只是隨著時間過去,繩索還沒有被斷開的跡象,反倒是身體的燥熱感愈發明顯,到後來就連身體和衣物以及被單的摩擦都是一種折磨

他甚至沒有辦法維持精神在解開繩索這件事上

耶呂看著對方微紅的臉孔,再度伸出手指從脖頸處順著滑下,甚至惡意的在經過乳尖的時候打轉了一下

 「唔哼、不要...碰我......」抗拒的聲音已經變得比剛剛微弱許多,冰炎幾乎無法克制身軀因為快感而出現的細微顫抖

耶呂挑了挑眉,本來停在下腹的手指直接握上不知何時又挺立的莖身,不止是套弄也時不時的摳弄鈴口跟碰觸下方的囊袋

 「嗯、啊......」冰炎感覺到自己的身軀違背自身意志地因快感而緊繃起來,滲出的汗讓髮絲沾黏在頰邊,心裡想抗拒對方,身體卻又好似在迎合著

耶呂很滿意對方現在的狀況,至少比剛剛那樣一直嘴硬的樣子可愛多了

「很舒服不是嗎?」手的動作持續著,另一隻手則探入後方的穴口,這次是三隻手指

 「才不、唔嗯......」渙散的紅瞳想瞪向對方,否認的話語卻被在體內作亂的手指擾得無法成形

冰炎的神智開始不穩,突然他聽見對方在他耳邊低聲地說:「你只要享受就好。」

耶呂抽出在後穴的手指,讓自己已經忍耐許久的慾望抵在穴口 

「不、滾開......」好不容易用那混亂的思緒察覺到鬼王想幹什麼,冰炎硬是聚集起所剩無幾的力氣想遠離眼前的鬼王,可根本沒有任何效用

完全不理會對方的抗議,耶呂直接強硬的進入對方體內,雖然已經經過擴張,但是裡面依然十分緊緻 

突然的進入不只讓身軀狠狠緊繃起來,呼吸也像是被掐著脖子那樣難受

「出去、混蛋...!」後方被撐開的痛和被人侵犯的噁心感讓他死命掙扎

但,這點掙扎根本不被鬼王看在眼裡。

沒有給對方很久的適應時間,耶呂很快的開始抽送,裡面緊的讓他忍不住慾望的大力抽插,原本還想玩弄一下對方的心思被他拋到九霄雲外

 藥物的作用讓呻吟不受控制地流瀉而出,冰炎縱使想抗拒也敵不過對方的力量,甚至他的身軀也諷刺般地對鬼王的動作產生反應,不自覺得跟著對方的動作擺動

對方下意識的迎合讓耶呂的慾望更加高漲,更是加大抽插的力道,手也撫上對方的下身揉弄

冰炎晃著頭、掙扎著,想抵抗這種接連不斷的快感,但在下身肆虐的手大大消去了抗拒的力量,精神愈來愈渙散

看著身下的人因為快感而逐漸茫然的紅眼,他低下頭吻上對方的唇,毫不費力的纏上對方的舌與之交纏 

噁心...!這個混蛋......

冰炎被迫與對方交換著吻,針對敏感點的刺激幾乎讓他全身無力,對鬼王而言不痛不癢的掙扎早已沒任何效用

對對方的侵犯依然持續著,突然下身頂到一處讓對方倒抽一口氣,暗笑了一下,他毫不留情朝那一處頂弄

 「唔、哼唔......!」冰炎睜大眼,在那特定的點被不斷進攻之下,感覺快要發洩的感覺襲來,身體無法控制的不斷顫抖著,甚至眼中泛出些許淚水

感覺到身下的人似乎快要到達頂點, 耶呂更是毫不留情的朝著那點頂去

 「嗯、唔唔......!」該死,快停下......

不停接踵而來的撞擊讓身軀更加敏感,即便是想克制也徒勞無功,幾乎是沒多久就在對方身下繳械

當對方洩出的同時後穴也跟著絞緊,幾個快速的抽送之後耶呂直接頂入深處發洩在對方體內 

濕黏的噁心感覺滿溢在身體當中,冰炎心中更是加深要讓對方再死一次的仇恨

看著對方充滿怨恨的神色,耶呂心情大好的靠到對方耳邊低聲道:「我們的時間還很足夠。」

然後又是新一輪的抽送

***

 雙眼才剛睜開,冰炎就感覺到全身傳來像是被拆了在組裝起來似的痛感,但是使他驚醒的卻是連睜開眼睛都不需要,就可以感受到的強烈鬼氣

「你還想幹什麼。」語調的溫度低到不能再低,死死瞪著一副幽然自得的鬼王。

「沒想幹什麼,你現在也不能讓吾幹什麼。」耶呂手上捧著一杯熱茶啜飲著,眼中盡是笑意的望著對方

看對方因為昨晚的激烈情事而無法動彈的躺在床上,他還沒有那麼殘忍會去凌虐一個連手指都動不了的人

 「那就給我滾。」相較於對方心情很好的樣子,冰炎全身每一處都在痛,甚至還感覺到某些難以啟齒的地方還殘留著乾涸的液體,恨不得現在能直接操起幻武狠狠捅向對方的臉

「滾?」聽到如此不敬的言詞,他挑了挑眉走近床邊,嘴角似笑非笑的俯視著對方,「不如吾等繼續昨晚的事?」

 「你敢!」冰炎用好不容易才恢復的一點力氣硬是撐起似乎快散架的身體,使用力量結出許多冰柱往對方砸去

耶呂手一揮,大量鬼繩纏上冰柱,瞬間冰柱消融的一分不留,同時也快速壓制對方,作勢侵犯

 「滾開!」看到對方欺壓上來,冰炎想起昨天的狀況就完全發怒了,這次在沒有藥物搗亂之下自然是有足夠集中力使用力量

大量的火焰往鬼王身上燒去,卻只燒到一些黑髮

「真野蠻。」耶呂快速的退開所以僅僅被燒到少許頭髮,但也沒有再試圖對對方做什麼事

頂著對方殺人般的目光淡然的開啟鬼族的傳送黑洞,惡劣的在踏進去的前一秒轉過身說:「昨晚,吾很滿意。」然後在對方發動攻擊之前離開現場 

鬼王的話讓冰炎頓時一陣氣結,等鬼王消失後才發現自己因體力耗費過多,又貿然使用兩種能力,身體已經出現失衡現象,還能看到身上浮現紅與銀的圖紋

「該死的傢伙......」冰炎勉強撐起快倒下的身體,選擇先回去自己房間處理身上那噁心的感覺跟失衡的問題

更讓人煩惱的是發生這種事他要如何面對他的天使戀人….


我用我的所有暱稱發誓,我就是來虐冰炎的((正色((被打飛

本來耶冰我是不吃的,我只虐安地爾,虐虐的安地爾好好吃這樣

可是後來某一天看到IKEA的腳踏墊我突然覺得耶冰其實也好好吃

就是那種很不情願但是又敵不過最後只能屈服的感覺好萌好好吃啦!!!!!

好啦我知道我有病,但是我不會放棄的!!!!!

但是這是我唯一的一篇耶冰,要是在有下一篇冰炎就只能去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