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嗯、等、唔唔……」一回到戀人的房間就被對方壓在不甚寬敞的沙發上,連綿的深吻讓格里西亞有點暈眩,好不容易得以呼吸的他才想開口又被戀人堵了回去。
  因任務而好些日子沒有碰到自家戀人,再加上格里西亞方才的誘人微笑與主動的吻,有些忍不住的冰炎像是在補回這些天的空白般奪取對方的氣息,直到戀人因缺氧而微微掙扎才依依不捨的放開那雙唇。
  冰炎拉著夏碎去異界出了個長達二十幾天的任務,許久未見的兩人還沒來得及親熱就去探望重傷的夏碎,難怪只一個吻就讓他們渾身燥熱。
   
  好不容易喘過氣來的格里西亞瞪了戀人一眼:「你是有多飢渴啊你!?」雖然這麼久沒見到對方讓他有『一點點』的想念,但也不要直接把他壓在沙發上啊!那邊不是有床嗎放著不用是要幹嘛!
  「我很想念你的味道。」看著格里西亞因剛才的吻而微紅的臉,冰炎勾起笑,手撐在戀人頭部兩側說道。
  美食當前,還是自己送上門的,怎麼能放過?
   
  顯然,格里西亞對於自己有多麼誘人完全沒有自覺,居然還在冰炎的面前自己解開黑袍的扣子:「熱死了……」
  「你不也等不及了?」刻意曲解戀人動作的意思,冰炎將自己的手放上對方黑袍解開後露出的潔白襯衫。
  「呿。」格里西亞脫掉外袍的本意並不是戀人口中說的那樣,但他確實也有點期待著對方……呸呸呸,他才沒有在期待什麼!
  「如果只是想念氣味的話,那把衣服給你就好囉?」並不是沒有注意到戀人放在他胸前的手掌,但他就是忍不住想挑釁對方──那副想把自己吞入腹中的表情還真是精彩呢。
   
  「有了人,哪裡需要衣服……」傾下身在戀人頸邊舔吻,隱約還能嗅到對方一直以來研究及栽培植物染上的淡淡香氣,冰炎的手隔著衣服在格里西亞胸前愛撫,兩指輕拈著茱萸搓弄,單膝卡進了雙腿之間,刻意挑逗著戀人的下身。
  因為戀人的挑逗而不由自主地顫抖著,不想認輸的格里西亞壓下吐到嘴邊的呻吟,他難得地主動伸手探入對方的衣服裡,用溫熱的手掌貼上戀人敏感的微涼腰際。
  比自己要高的溫度貼在腰側輕移,在戀人頸項邊的吐息有一瞬變得不穩,冰炎的手不知是獎勵還是報復似的在挺立起的紅櫻重擰了下,另一邊的小點則是連同布料被他一起含入吸吮。
   
  格里西亞倒抽了口氣,胸膛自動挺起迎合戀人的進攻,在心裡怒罵敏感身子不爭氣的他卻沒有投降,反而變本加厲地摸向對方的下腹:「這樣就不行了,嗯?」
  像是被對方的言語刺激到,冰炎壓下想直接『開動』的衝動揚起一抹笑,挑逗胸前的手伸入了戀人的衣服底下刻意撫弄著敏感點:「我們可以來試試我到底行不行。」
  對方要玩的話,他也很樂意奉陪。
   
  「哼嗯……」終究沒能阻攔那甜膩的聲響,格里西亞乾脆放任自己呻吟出聲,甚至勾起笑誘惑戀人,「哈啊、來呀…讓我瞧瞧獸王族的極限在哪裡……」
  「等等就別哭著求饒。」戀人的話似乎勾起他的好勝心,解下黑袍之後冰炎再度封鎖住格里西亞的唇,方才一直閒著的左手探入了戀人的下身,卻只隔著底褲挑逗著微挺的慾望,另一手雖然伸入衣內在敏感點遊走,卻遲遲不肯對挺立的紅櫻給予安慰。
  面對戀人刻意的折磨,格里西亞也不甘示弱──他從來就不是會乖乖認輸的人──既然要玩,那就玩大一點!
  他直接伸出雙手解開對方的褲頭,將手掌貼上戀人火熱的慾望:「這裡都變成這樣了呢……」看著對方訝異的表情,他露出一個令人失神的美麗笑靨,握住戀人挺立的部位開始上下滑動。
   
  「你不也是?」戀人的笑確實惑人心神,但這樣就投降也不是冰炎的作風──唇舌再度攻向挺立乳珠,挑弄慾望頂端的手指不一會就感覺到底褲上的一點濕潤,「已經濕了…我不在時都沒自己來?」
  「嗯哈…我幹麼自己來?」臉上還似笑非笑地回問戀人,格里西亞的手卻已經止不住顫抖:「唔嗯!」對方一個惡意的刺激幾乎讓他繳械,昂揚頂端冒出白濁。
  「那我要感謝你等我回來享用了?」冰炎持續隔著布料刺激戀人漲大的慾望,被繃緊的牛仔褲卻限制了手移動的空間:「但這道菜似乎還沒完成?」刻意說著暗示性的話,他相信對方絕對聽得懂自己的弦外之音。
  格里西亞發出帶著喘息的笑聲,彷彿冰炎在說的是什麼有趣的笑話一樣:「誰享用誰、嗯唔、還很難說呢……」區區這樣的惡趣味就想難倒他?再回去練個一百年吧!
   
  伸手將戀人推開一段距離,格里西亞就這樣在對方赤裸裸的目光下撫上自己的胸口,偏頭露出側頸的他燦笑著緩緩解開襯衫鈕扣,另一手也沿著戀人的臂腕伸入快要繃破的褲檔,形成誘人無比的自瀆模樣:「亞,你要開動了嗎?」纖白長指輕輕玩弄中央的最後一顆扣子,也在看不見的空隙間搔刮著對方的掌心。
  微微倒抽一口氣,冰炎以行動作為回答,吻住了戀人的雙唇,舌在對方口中舔弄、翻攪,汲取著戀人口腔內的甜蜜,然後與那柔軟糾纏,熱烈的吻奪取了身下天使眼中的清明,就連撫在對方身軀的手也刻意來回挑逗著戀人的情慾,種種動作明顯表現出冰炎的急切。
   
  「唔、嗯……」連最細微的呻吟都被戀人吞噬,格里西亞傾盡全力回應對方的吻卻還是輕易地被冰炎牽著走,焚身慾火讓他難受地扯著襯衫下擺,想使炙熱體溫降低似地在沙發上磨蹭扭動。
  殊不知,他這個下意識的舉動是多麼令冰炎血脈賁張:聖潔的天使在自己身下淫靡地自瀆,掙扎之間露出白皙的鎖骨、肩頭和纖腰,若隱若現的誘惑打破了獸王與精靈的平衡。
  雙瞳中的焰紅變得深沉,將被吻到有些暈眩的格里西亞抱到床上,冰炎略為粗暴地啃咬著戀人的誘人鎖骨與白皙肩頸,唇舌經過之處皆佈下了紅點:「西亞…你真的好誘人……」單手將對方的褲子連同底褲一併拉下,他開始套弄那已經泌出白濁的脆弱。
   
  身上等於只剩下一件慘遭蹂躪的襯衫,感官還沉浸在無盡深吻中的格里西亞被刺痛與快感喚醒,他睜著霧濛濛的湛藍看向戀人,口中吐出一句句引人犯罪的邀請:「那就、吃了我啊、哼唔…不是要享用我?」雪白大腿有意無意地頂弄著對方的昂揚,他放膽挑戰戀人的忍耐力。
  「你真是……」失笑著喘氣,冰炎的氣息因戀人的動作變得不穩,可他也知道貿然動作反而會傷到對方,將戀人翻過身讓對方以雙膝作為支撐點抬高雪色臀部,冰炎的唇舌觸上久未經歷歡愛的禁地,以口中的濕潤滋潤著乾澀穴口:「我可不想讓你受傷……」
   
  在濕熱軟舌侵入通道時反射性縮緊了穴口,格里西亞十分配合地撐起下半身,回頭伸手往後尋找戀人的手掌,被對方給一把握住:「吶,亞…不如用這裡的吧?」他拉著對方的手往自己挺立的下身壓去,用尚未饜足的笑音說著。
  格里西亞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為什麼這麼主動,就只是…想,然後實行。
  「西亞…等不及也該有個限度……」雙眼瞇起,冰炎壓抑著想馬上將戀人吞吃入腹的衝動,手指伸入拓寬著緊窒穴口,他輕吻上格里西亞的背部,被帶往對方下身的手拉著戀人的手掌一同套弄著那挺立。
   
  「哼啊…管你的…反正亞、唔嗯……亞也很想要吧?」前方的愛撫和後方的擴張讓格里西亞連話都有些說不好,上半身軟軟趴伏在床鋪上,後臀隨著戀人手指的抽拉而擺動,他扯著對方撫慰他的手急促地喘息著,用像是要溢出蜜糖來的甜膩嗓音要求冰炎:「亞,進來…給我……」
  「呵……」低笑出聲,冰炎發覺他真的是對身下天使沒輒,強撐的意志總是會因為戀人的有心無意而通通瓦解:「那我就不客氣了……」
  忍耐已久的昂揚往穴口挺入,但一段時日未經過疼愛的後穴即使經過手指的拓寬也還是緊窒的幾乎無法自由抽動,狠狠的將他絞緊:「西亞…放鬆一點……」
   
  「哈…呼……」格里西亞一吸一吐地調整呼吸,努力放鬆想將異物排除在外的通道,好讓戀人的慾望能夠更加深入,兩人交合處傳來的摩擦感竟讓他有種即將被燃燒殆盡的錯覺。
  「哈呀…亞…可以了、啊啊!」才讓後方完全吞入接納對方的挺立,他就被戀人一個惡意的頂入逼得尖叫出聲。
  「你裡面很舒服……」在戀人耳邊說出惡劣的挑逗話語,被炙熱通道吞入慾望的冰炎刻意啃咬著格里西亞的耳,下身抽插的動作劇烈得像是要狠狠的將戀人拆吃入腹,手再度套弄著對方的昂揚, 在戀人的前後同時施加強烈的刺激。
   
  「你!嗯哼、啊哈!」戀人給予的快感太過巨大,上一秒還想怒罵對方的格里西亞此刻無法承受般地搖著頭,虛軟無力的四肢幾乎要連著被用力搖晃的身子一同倒在棉被上,戀人卻沒給他這個機會緊摟著他的腰,宛如野獸交配的歡愛姿勢讓快要高潮的他無從掙扎,只能任由對方一次又一次地攻占他的所有。
  在通道內進出的昂揚瞬間頂到某一點,隨之而來的強烈緊縮險些讓冰炎失守,死忍著沒直接釋放的他喘了下,但戀人的情液早已噴灑而出。
   
  「這麼舒服嗎?西亞……」挑釁般的語氣,冰炎惡意的在格里西亞耳邊舔弄啃咬:「這次很快呢……」 
  「我覺得、還好吶……」雙頰豔紅的格里西亞喘著氣軟躺在戀人身下,略略偏頭用更挑釁的表情回望著對方:「不繼續嗎,嗯?」語罷,他還刻意縮緊了後穴。
   
  「這樣誘惑我真的好嗎?西亞……」冰炎的臉上掛著意猶未盡的笑,沒有如對方的願,他將戀人翻過來後坐起身:「試試自己來?」撫著對方的背脊,他看著眼前的金髮天使這麼說著。
  偶爾玩玩不一樣的似乎也挺有趣,特別是在格里西亞難得這麼主動的情形。
   「嗯哼……」因為姿勢的改變和重力的下壓,戀人的碩物在體內摩擦後更加深入後穴,異物感讓格里西亞難耐地扭了扭腰,伸手環上對方的脖子。
   
  「那你這樣要求我又對了?」格里西亞勾起挑戰般的笑詢問戀人,同時也不服輸地開始嘗試自己施力,上下的來回動作間不禁吐出些許呻吟:「唔…亞……」
  戀人下意識的扭腰又讓他受到些許刺激,在被動式的進出之間,冰炎的呼吸更是有變得紊亂的趨勢:「但你不是做得很好嗎……?」
  輕吻上那雙柔軟,對上情慾蔚藍的灼人焰紅逐漸深沉。
   
  察覺到戀人的吐息失了節奏,格里西亞露出得意的笑容,心中又冒出了一個壞主意:他想要看見對方為自己而失控的模樣。
  騰出一隻手探往身後,他在抬高和吞入的空隙間挑逗戀人尚未爆發過的昂揚,指尖在慾望根部徘徊流連不去,甚至說著那叫人煎熬的話語:「亞……幫、幫我……不夠……」
  「西亞……你在玩火……」 施加在慾望上的刺激很快的就讓冰炎放棄維持理智,瞇起眼啃咬了下對方的唇,冰炎環住了戀人將對方壓在身下,狂風暴雨般的攻勢完全展現出獸王血統的強烈情慾。
   
  「哼啊!等、等嗯哈!」戀人過於強勢的占有讓格里西亞快要無法承受,次次猛力的頂弄都撞到他的敏感點,他不由自主地呻吟著:「亞、亞…哈啊……」
  「西亞……」 雙眼中充斥著癡迷與情慾,吻住戀人阻斷了不停流洩而出的呻吟,冰炎的挺動更加深入,將格里西亞平時的優雅全數瓦解,與他一同沉淪在慾望深海中。
   
  想要說些什麼的格里西亞才張開嘴就被戀人吻到無法思考,別說要講話了,上至反抗下至挑逗統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連本能的迎合都有點勉強。
  充滿水霧的蔚藍只能在朦朧的視野中尋找那雙焰紅的眼眸,同時伸出雙手摟住對方的脖頸,用盡全力回應冰炎。
  格里西亞的迎合與帶著水光的蔚藍雙眼在冰炎眼中都成了一種誘惑,猛烈的抽送在某一次的頂入伴隨著戀人下身的緊縮讓兩人幾乎同時釋放,熱燙液體沾染了下身的連接處,達到高潮的快感不僅讓天使意識飄忽,也讓精靈的氣息紛亂。
   
  「哈呼…哈呼……」被精靈狠狠疼愛過的天使軟癱在床上不斷喘息,兩條手臂虛掛在戀人的脖子上,渾身無力的他根本沒辦法阻止冰炎的下一步。
  格里西亞感覺到自己的雙腿被抬高,腰下也被塞了顆枕頭,對方露出惡劣的笑容解下那環在頸上的手,然後把他的腳壓了過來,使他的身體形成違反人體工學的姿勢。
  於是他看見自己的後方緊咬著戀人依舊挺立的碩物,即使穴口盈滿了白濁也不肯鬆開;於是他發現自己的下身又因為這樣的視覺刺激而興奮起來,沾上情液的昂揚正對著他張牙舞爪;於是他聽到他的亞湊在他泛紅的耳根旁開口:「西亞,再來一次吧?」
   
  ~~~~~~~~~~分格線~~~~~~~~~~
   
  早晨的陽光灑落在房內,早早醒來的精靈在替天使紓緩痠痛身軀的同時也欣賞著戀人的平靜睡顏:燦金的髮散落在白皙背部遮去了部分昨晚的情慾痕跡,無暇的臉龐隱約透出一種聖潔氣息,可這樣的優雅天使卻有著外人所不知的、只屬於他的另一面。
  看著這樣的戀人,冰炎的嘴角不禁勾起了淡淡弧度。
   
  突然,似乎是按摩到特別痠疼的部位,格里西亞痛地嗚咽一聲:「嗯唔……」蔚藍挾著被打攪了睡眠的不滿緩緩睜開,卻因為雙眼的主人尚未完全清醒而降低了狠戾的程度。
  「亞……?」趴伏在床上的人兒眨著有些迷離的空色眸子,臉上寫滿疑惑的神情,再加上拉到腰間好蓋住光裸身軀的被子……
  「早安,西亞。」稍微放輕了按壓的力道,冰炎繼續替戀人紓緩痠痛了一會才停下動作,然後趁機在格里西亞還未完全清醒時吻了對方,這麼不具有攻擊力的戀人很難得見得到,不把握機會討點好處不是等於跟自己過不去?
   
  對於自己被冰炎吃了豆腐這件事毫無所覺,格里西亞眨眨眼好讓神智清醒一點,翻了個身面對戀人露出一個沒有防備的、燦爛的笑:「亞,早安。」
  因那燦爛笑顏頓了下,冰炎忍不住又傾下身覆住戀人的唇,享受對方難得溫馴模樣的同時也用這不帶情色意味的吻讓格里西亞清醒過來。
  一吻結束,他靠在戀人耳邊問了個雙關意味的問題:「昨晚睡得好嗎?」
  昨晚那個要見識他極限在哪的天使竟然早一步昏睡過去,雖然格里西亞在情事中先失去意識是常有的事,他卻還是忍不住想調侃對方。
   
  清醒後聽見戀人的話語,格里西亞原本就有些羞紅的臉龐變得更紅了──被氣紅的:「你還敢說!昨天你!」是哪個混帳把他壓在床上翻過來又翻過去一整晚的!
  「嗯?不是你邀請我的嗎?」絲毫不意外地看著格里西亞那種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似的炸毛狀態,冰炎指出了之所以造就昨晚那場幾乎沒有盡頭的歡愛,對方也有一半責任的事實
  「但你怎麼突然這麼主動了?」撫上戀人的紅臉,冰炎其實很好奇這問題的答案。
   
  紅著臉拍掉戀人的手,格里西亞撇開頭不去看對方戲謔的神情:「誰主動了?明明就是你先……」一開始明明就是冰炎綁架他的,他不過是以牙還牙罷了。
  「難道你不想要?」沒有任何被拍開手的不悅,看戀人擺明不想正視他的樣子,冰炎索性一起躺上床環著格里西亞。
  這次的任務麻煩性有點高,所以那期間冰炎其實沒什麼空檔和戀人聯絡,想來對方除了不想對他認輸外,大概還有一些期待。
  「……哼。」被冰炎說中了心裡真實的想法,臉上還帶著淺淺紅暈的格里西亞雖然沒打算回頭,卻還是不甚明顯地往戀人懷裡靠去,享受這個等了好幾個禮拜的擁抱。
  他才不會讓冰炎知道他這些日子有多麼煩躁,幾乎是每隔一小時就把手機拿出來查看簡訊,順便檢查看看是不是有哪裡壞掉了。
   
   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冰炎的手稍微圈緊了些,好像格里西亞是他的抱枕似的──雖然事實上也是那樣。
  沒有說話的兩人讓房內有著難得的安穩氣息。
   
  過了好一會,格里西亞才發現似乎太安靜了點──回頭一看,自家戀人已經睡著了。
  嘗試性地掙動兩下卻沒掙脫戀人的懷抱,反而被睡夢中的冰炎抱得更緊,格里西亞忍不住因這孩子氣的舉動笑了。
  罷了,對方出了這麼久的任務肯定也累了,難得可以正大光明的偷懶,就多陪冰炎一下吧……


作家的話:

嗯,我只有兩件事想說:
1.冰炎太陽你們兩個到底為甚麼連在床上都要爭啊!(不
2.冰炎你根本完敗啊就這麼禁不起挑逗嗎你!(被長槍捅死
然後天泠最近要閉關修鍊...不對,是準備大考,所以會有一段時間沒有欸取文囉~
大家不要太想她~(被天泠追打


版主原PO的話:

這個時間其實天泠已經考完了,恭喜他變成既悲催又悲慘很悲劇的高中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