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做完任務去蛋糕店買蛋糕已經變成冰炎的例行事務

每次他走進店裡聞到那一股膩到讓人牙酸的甜味就忍不住皺眉

他就是不明白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麼好吃的

「今天週年慶有推出新口味,請問需要試吃嗎?」

看著店員笑著拿出一盤試吃品,他想都不想的回答

「不要。」

「要。」

冰炎平常很少會去注意旁人,只是今天有人突然插話所以他就冷眼看過去

跟他很相似的打扮,襯衫牛仔褲跟綁成馬尾的黑色長髮,看過去非常普通,只是不知道爲什麼他總覺得這個人很眼熟

不過雖然打扮很相似但是很明顯他們的喜好完全不同

至少他絕對不會一次買上好幾個甜死人也甜死精靈的蛋糕

至於那股熟悉感冰炎直接歸咎於服裝相似度太高的關係

打量完對方,他收回目光繼續挑選

突然,一股濃烈的鬼族氣息出現,但是又很快的消失

他轉頭看向氣息出現的方向,只看到剛剛那個男子正從店員手裡拿過剛剛買的東西準備離開

似乎是發現冰炎毫不掩飾的注視,那個男子轉過頭來,上下打量一下他之後點了個頭表示友好之後直接離開

冰炎很快的追出去,果不其然看到對方正打開鬼族的黑洞準備離開

「站住!」大吼的同時一把長槍也隨著丟出去

「三王子的後人,別來無恙?」

毫不在意的把對準頭部飛來的長槍給扔回去,已經換回平時裝扮的耶呂好整以暇的看向來人

「什麼時候鬼王可以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來了,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無人規定吾只能待在鬼王塚,況且若不是吾特意散出氣息,饒是你也無法發現吾的偽裝。」

冰炎抓著長槍的手頓了頓,眼前的鬼王不是他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打敗的,眼下只能等待公會的支援

耶呂維持著一貫的面無表情,手上的攻擊卻是毫不猶豫,一串又一串的黑色鬼氣往冰炎襲去

冰炎只能勉強的閃避,就目前的狀況來說,他完全是被壓著打的

「吾今日不想鬧事,三王子的後人。」

突然所有的鬼氣被收回,像被馴服的野獸一般環繞在耶呂四周

「吾今日有要事在身,若你依然打算挑起爭鬥,吾不會坐以待斃。」

耶呂身後再度打開鬼族的黑洞,突然他頓了一下,眼睛一瞇:「看來吾小看汝等了,援兵來的很快。」

「對了,三王子的後人,那些蛋糕謝謝你的招待。」

耶呂很快的跳進黑洞,然後消失在空氣中

緊接著是傳送陣打開,一干公會人員從傳送陣中出現

「冰炎!你沒事吧?」夏碎從傳送陣中踏出,眼中是滿滿的擔心

「沒事。」

冰炎拍拍身上沾到的灰塵,暗自思索著剛剛耶呂臨走前留下的話是什麼意思

「真的沒事嗎?」

夏碎還是難以安心,對方可是鬼王,冰炎不可能沒有受傷吧?

「我真的沒事,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訴褚。」他一點都不想看到那個笨蛋又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我知道。」

「你先回去吧,我還有東西沒拿。」

「好。」夏碎知道冰炎近來養成的新習慣,所以確定對方沒事之後就放心的先行離開

冰炎走回蛋糕店內,遞出黑卡結帳,拿起剛剛跟店員點好的兩盒蛋糕,收起收據就瀟灑的走出店裡

 

稍後,黑館內

冰炎一回到房間把蛋糕放下就進了浴室洗浴

褚冥漾看著自家學長好像很累的樣子也難得的沒有腦殘只是順手拿起冰炎脫下來的衣服要將它掛起

突然有兩張紙片掉到地上,他撿起來,發現是蛋糕店的收據

「怎麼會有兩張....咦?」

一張是冰炎剛剛帶回來的兩盒蛋糕,可是另一張那寫的滿滿的收據是怎麼回事阿?

難道學長出任務的時候出了什麼事情所以性情大變才吃了這麼一大堆蛋糕嗎?

可是學長明明看起來很正常阿

還是學長被什麼東西附身了?

「你又在腦殘什麼?」

就在褚冥漾滿腦子都是他家的學長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的時候,冰炎已經洗完澡出來了

「學....學長..這些蛋糕是你一個人吃的嗎?」

冰炎萬分疑惑的拿過褚冥漾手上被揪的有點爛爛的收據

上面寫的密密麻麻的蛋糕名稱他連看都沒看過,更別說吃了,只是這張收據是怎麼出現的

突然冰炎瞄到單子上寫的其中一個品項

他記得,那是蛋糕店今天週年慶的新口味試吃品,而他印象中買了這麼多蛋糕只有....

「三王子的後人,那些蛋糕謝謝你的招待。」

轟!

「學長!!!燒起來了燒起來了啊!!」

褚冥漾不知所措的看著莫名其妙發火的學長,然後悲劇的發現房間裡一些比較脆弱的東西已經開始因為高溫而毀損

而冰炎手裡的收據更是連灰燼都沒剩下

而相對於慌張的褚冥漾,冰炎則是十分火大的在心裡發誓下次看到耶呂一定要把他打回鬼王塚

 

同時,鬼王塚,安地爾的房間裡

「所以這些蛋糕都是亞那的孩子付的帳?」

安地爾拿著叉子戳著剛剛自家上司提回來的蛋糕一邊吃一邊聽對方說剛剛發生的事情

「嗯,吾忘了帶錢出門。」耶呂面無表情的回答,只是手上消滅蛋糕的速度是絲毫不慢的

安地爾一直覺得自家的王跟凡斯的後人挺像的,不過也僅止於嗜吃甜食這方面

安地爾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嘆了口氣,伸手指向放在房間角落用結界隔離起來的一隻牛

「我想請問....王,您剛剛去的是蛋糕店,那麼那隻牛是哪裡來的?蛋糕店應該是沒有賣牛的。」

除非是您把人家店裡產牛奶的牛給牽回來了

「吾聽說,失血過多要吃新鮮的牛肉。」

「所以您就去找了一隻牛回來?」

安地爾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自家的王關心自己失血過多的問題自己應該高興才是,雖然自己會失血過多也是因為對方的惡趣味

只是弄來了這麼一隻活牛是要他自己肢解自己吃嗎?

而且既然是要吃那也應該是帶黃牛或水牛,怎麼會帶隻乳牛回來呢

「呃......您沒想過直接買現成的肉片嗎?」

想也知道不可能吧,自家的王又沒去過超市

「有。」

咦?

「可是吾發現那些肉片不新鮮。」

所以為了要新鮮的牛肉您就直接帶了一頭牛回來嗎?

「可是,王...鬼王塚裡沒有人會料理阿。」

耶呂愣住,然後低頭思考起這個問題,沒多久他抬起頭

「吾明日再去抓一個廚師回來。」

......算了,您高興就好。」


其實這篇的重點在那隻牛上((被打飛

這篇是昨晚突然被靈感大神打到的小短篇

突然想到如果冰炎遇到耶呂會發生什麼事

很明顯的,冰炎完全被戲弄了((被串燒

耶呂之所以會特意散出氣息就是要讓冰炎有機會追上去找他打架

鬼王的攻擊沒有傷到冰炎是因為耶呂分了一半的心神又去了剛剛的蛋糕店買了更多的蛋糕

然後催眠店員他買的蛋糕都給冰炎付賬這樣

最後的謝謝招待完全就是打算讓冰炎知道他被當成冤大頭幫他付了蛋糕錢

冰炎完全被耶呂戲弄了((被冰鎮

然後,我明天就要出發回鄉下了,這篇就當作是離別的禮物XDDDDDDD

可以把它當成我來思念、想我的時候打開來看看這樣((被打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