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是個什麼概念?

在一般人類眼裡大概就只是個形容詞

在守世界的物種眼裡,千年就只是個瞬間

對鬼族而言,千年也只是個瞬間

但是對耶呂這個鬼王而言,千年卻是一道鴻溝

千年前,耶呂惡鬼王被封印;千年後,耶呂惡鬼王被喚醒

耶呂的記憶停留在千年以前,被可恨的精靈三王子封印

醒過來的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兩種不同卻熟悉的力量-妖師跟精靈

被封印的仇恨湧起,瞬間蔓延當時其實根本沒有清醒的他的心智

再後來的學院大戰其實也只是他想要扳回一城的一點私心,勝敗無謂

因為千年沉眠讓他已經想不起當初發動戰爭的理由,千年讓他遺忘太多東西

後來大戰的理由也只是想要報復三王子對他的封印之仇,這是他對千年前最深刻的印象,僅此而已

再後來,他致力於重新修煉好有足夠的力量重塑他的身體,一段時間下來力量也大幅恢復,雖然比不上千年前的巔峰,但也不差

至少,如果剛甦醒時能有這樣程度的力量,他絕對不會輸給當時打擾他睡眠的妖師跟三王子的後人

這些年,他安分守己的當個鬼王,偶爾開鬼門擾亂一下光明種族的生活,也偶爾讓手下的鬼族上街鬧事,日子過的還算是簡單愜意

只是,千年後太多東西都不再一樣,不論是這個世界、友人比申、或者是.....安地爾

安地爾,從光明種族墮落成鬼族,之後成為耶呂惡鬼王底下的第一高手

對安地爾的印象只有這樣,到底是當初只記得這些還是安地爾也只讓他知道這些他也不記得,反正也不重要

耶呂把玩著手上據說是最新岀的蝴X機,一邊想著,一邊用手指把螢幕上的人物左轉右轉不讓後面類似鬼族的生物追上

就在他又一次不小心手勁過大把螢幕戳爆之後,他看見安地爾帶著一如既往的輕挑笑容從旁邊緩緩步入

「嗯?真難得會在這個時間看到你,安地爾。」耶呂放下手中的殘骸,抬頭看向平常很少見到的藍髮青年

安地爾沒說話也沒行禮,掛著笑容從衣服裡掏出一杯咖啡自顧自的喝起來

耶呂沒有在意,這個第一高手的行為他從來都沒有弄懂過,千年前沒注意,千年後自然也不會在乎

喝完手中的咖啡,安地爾就若無其事的坐在一旁

耶呂微微皺眉,沉聲:「安地爾,你膽子變大了,見到本王還不行禮。」是真的以為他現在沒有辦法對他動手嗎?

不是真的很在意這個微不足道的禮節,他就只是...突然很想為難安地爾,即使這根本談不上什麼刁難

安地爾聳肩,笑著說:「您在說什麼話呢,我們之間應該不需要那種形式上的禮節?」

明明只是平常的那種不正經的笑容,偏偏今天安地爾看起來就是有一股誘惑的味道

安地爾不是第一次對他露出這種笑容,而這種笑容代表的意義也只有一個

鬼族一向是享樂主義,想要了就去做

而他也的確做了

「喔?或許你比較喜歡另一種方式的『行禮』?」耶呂挑眉,嘴角勾起笑容

理所當然的,這次也不會例外

「我想重點不是我喜不喜歡,而是您想要哪一種?」安地爾故作無辜的說

「那你覺得本王想要哪一種?」伸手勾起對方的下顎,讓他與自已四目交接

他知道,眼前的藍髮青年一定懂自已到底要什麼

果不其然的,安地爾把英氣卻妖冶的臉龐湊近,一字一句的把氣息噴在自已的臉上

「既然您都表示的這麼明顯,我不表示又怎麼說的過去?」

「嗯... 如果本王沒有你該怎麼辦呢....安地爾...

不論是千年前還是千年後,安地爾總是最明白自已想法的人,哪怕是私交甚好的比申都無法如安地爾一般了解自已

耶呂想,要是沒有了安地爾,這個千年後的世界還有什麼值得自已甦醒

「我會一直在這的.....吾王.....

安地爾把手勾上耶呂的頸項,微笑著吻上眼前面無表情的男人

唇舌交纏,濡濕的水聲環繞在安靜的房間之中

耶呂伸手解開安地爾的衣服,同時也慢慢的往下吻,從脖頸延伸到鎖骨接著胸口

「說說看...安地爾...想要本王怎麼做?」伸手挑弄對方胸前的紅點,興味的看著眼前的人面色潮紅的模樣

安地爾沒有回答,只是略有點埋怨的看著他

耶呂挑眉,隨即低下頭啃咬他胸前的紅點,滿意的聽到身下人的呻吟,然後又重複一次方才的問話

「嗯哼...讓我屬於您....」身軀因為敏感處被刺激而顫抖著,安地爾誘惑的伸出手解開對方的衣裳,同時撐起身體在對方的耳邊吐岀邀請

看著身下的人因為情動而變的紅艷的臉,因為刺激而難耐急促的喘息,無一不是刺激的耶呂的感官

俯下身啃咬安地爾的脖頸,在上面留下數個鮮紅的吻痕,有點惱怒又有點迷醉的喃喃著:「安地爾....你讓本王著迷......

安地爾敏感的弓起身子,雙手環上眼前人的頸項,在耳邊輕輕吐息:「這是我的榮幸阿....吾王....

伸手把脖子的上的雙手拉開,耶呂撐起身體,手還是輕慢的在那具敏感的身子上遊移、捻動,饒富興味的看著安地爾用略帶不滿的神色看著自已

「想要嗎?那就自己來吧.....」同時好整以暇的坐起,手也停止讓人難以忍受的擾動

「您還是....一樣的惡趣味吶....」安地爾媚笑,手緩緩的覆上自已胸前的紅櫻輕輕按壓、挑弄,口中流洩出難耐的呻吟

看著眼前的淫靡景象,耶呂眼神微暗,感覺喉嚨乾渴的嚥了幾口唾液,他還是伸手拉起安地爾而後狠狠的吻上

兩舌交纏好一陣子,分開時還拉出了一段相連的銀絲

「反正你也很喜歡不是嗎?」

愣了一下才發現對方是在回答自已方才的抱怨,安地爾笑了,同時雙手再度纏上對方的脖頸,送上自己的唇與對方繼續交纏

突然身軀一陣顫抖,而不得不中斷這個吻,安地爾這才發現不知何時耶呂的手已經移到自己身下的莖身搓動著

最敏感的地方被一點也不溫柔甚至有些粗暴的對待,安地爾卻感覺有股快感不斷從下身傳上,不禁難耐的扭動腰肢渴求著更多快感

「唔哼.......哈啊....

「很敏感,不是嗎?」

安地爾看著平常總市面無表情的王竟然對他露出笑容,而且是在這種時候

一股不服氣從心底油然而生,安地爾看著自家的王陽起更為燦爛的笑容,同時手也從對方的肩膀上緩緩的往下,也開始套弄對方的下身

「真愛說笑呢...即使敏感....嗯哼.....也只對您阿......

「嗯哼......安地爾....你在玩火......」分身被套弄著饒是耶呂也沒辦法保持冷靜,不禁咬牙低斥

不甘示弱的緩緩把兩指伸進對方後穴,滿意的聽到他更加難受的呻吟

「唔......真性急呢....吾王.......」埋怨的口氣,但還是配合的放鬆身體讓體內的手指探的更深

「喔?難不成你不想要?」耶呂微微勾起嘴角,作勢將兩隻手指退出,卻冷不防的又多加一指並且堪稱粗魯的將三指插入

看著身下的人因為痛楚而身體瞬間繃起,同時發出有些淒厲的呻吟,耶呂不否認他確實覺得有趣而且興奮

「阿嗯........我想要的...您都知道、不是嗎....」把雙手環上眼前男人的脖頸並奉上自已的唇

用另一隻手扣住安地爾的後腦加深這個吻,同時在對方後穴中的三指開始緩緩的抽送,時不時的曲起手指按壓內壁

雙唇一分開,淫靡的呻吟瞬間充滿房間之中,他一邊刺激著對方的內部,一邊在對方耳邊問:「舒服嗎?」

「嗯、呼唔...明知道、還問......」安地爾不滿的看著自家的王,同時跟著在體內抽插的手指一起擺動身體

「本王問話不好好回答,該罰。」抽出手指,看著對方因為後穴的空虛而難耐的扭動身軀

「嗯.........」慾望無法紓解,安地爾難受的看著對方並輕輕蹭動對方的下身

無視對方近乎懇求的聲音跟動作,抓住對方想要作怪的雙手固定在上方,耶呂緩緩的俯下身說:「想要,就自已開口吧。」

「嗯哼....給我...我要您.......

「這樣才對....」聽到滿意的答案,他慢慢的把已經忍耐多時的分身插入已經濕潤柔軟的後穴

待分身全部進入之後,又緩緩的整根退出再緩緩進入

「啊、哈唔........嗯啊....」後穴被一點一點進入的感覺讓身體敏感的顫抖,被束縛的雙手也微微的掙扎著

「嗯?怎麼了嗎?」繼續緩緩的挺弄,愉悅的看著身下不滿的人

「快、點........

「呵.....如你所願。」

加速挺弄下身,看著對方因為快感而露出失神的表情,他俯下身咬住那雪白的頸項,在上面留下鮮紅的痕跡

「哈啊...!王...嗯啊!」隨著快感不斷攀升,在敏感處被一次又一次撞擊下,他忍不住的弓起身體射出白濁的液體

安地爾眼神迷茫的看著上方的人,對方對他露出一個極淺的笑容,突然他感覺因為剛洩過而疲軟的下身被緩緩的揉弄著

「這樣就洩了?本王還沒滿足呢....」一邊搓動對方的下身,另一邊又不斷的抽插身下的小穴,企圖重新引起對方的慾望

熟悉的慾望又重新湧起,他開始擺動身軀迎合下身的抽送

「呼嗯先、放開……」不滿雙手被束縛而低聲的懇求著

耶呂依言放開了他的手

「啊啊...!嗯、哈啊...!」對方突然的用力挺動讓他無法控制的發出強烈的呻吟

「安地爾....」在對方耳邊喃喃著他的名字,同時更加用力的挺弄,同時伸出手揉弄對方的下身

「唔嗯、哼......!」快感不斷疊加,最後在近乎粗暴的抽送下射出第二次的白濁

感覺到對方後穴突然的收緊,耶呂又加速抽送了幾次之後抱緊對方並在對方體內射出熱液

「這次就先放過你,下一次不行禮就讓你下不了床。」緩緩的退出對方的身體,他抱著對方這麼說

「竟然這麼簡單就罷手嗎?吾王...」安地爾微笑,看著已經閉上眼睛的自家上司

「本王不能難得憐香惜玉嗎?」睜開眼睛看著那抹千年如一日的笑容,他難得的回答對方

「沒人說不行啊,您說什麼便是什麼,不是嗎?」將手覆上對方的胸膛,安地爾半依靠的躺在對方懷中

「夠了,快睡。」再度閉上眼睛,這次他決定要是安地爾敢再開口就把他丟下床

深知自家上司脾氣的安地爾順從的閉眼睡去


我絕對不會承認我其實很想寫耶呂把安地爾丟下床

我也絕對不會承認其他篇耶安欸取安地爾都會血淋淋的

但是我承認其實我根本沒有打算自己寫其他篇欸取

所以,不要跟我要後續或者下一篇

拎北是不會理你的!!!!!!!!!!

我要去少林寺祭拜我已經消失的節操

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