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兵家大忌是輕敵,很明顯的他們都小看了這名在牆內的少年,喔不、現在是青年了,牆內前後八年的生活,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學會逃出籠子了

那間小黑屋—他們稱為「戒房」—裡面有暗門,在向上的二十公尺處,一般來說要從戒房裡攀到暗門是很困難的事情

但是青年辦到了,利用時常鬧事來進入戒屋引誘自己去扁他一頓,利用反擊的時候在牆上打出可以支撐的孔洞,硬是用六年的時間成功的從牆內逃跑

也算他聰明,知道直接往他這裡跑

畢竟誰都想不到,逃犯會出現在典獄長的房間

「你真的很倔強。」對方身上的泥塵沾染上黑緞的西裝,男人滿不在乎的舔去嘴角的血絲,無視壓制著他、充滿殺意的青年

八年來都被壓著打的人,想要殺了他並不難理解,應該說只要是牆內的人就沒有不想殺了他的,他也曾經想過要是把他丟進牆內,他大概會在第一時間被抓去折磨

不過他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至於眼前的小崽子,他必須說他很滿意,當初那個頑劣的幼崽變成強大的野狼,但是並沒有喪失掉讓他最感興趣的那一部份,強大但是依然堅毅,他滿意青年的蛻變

但這不代表他可以忍受被這樣壓制住

一個翻身,兩人位置轉換,他跨坐在男人身上,一拳毫不留情地灌上青年的臉側

「我很喜歡。」抓住青年的衣服俯身吻上,輕輕的吮著對方的嘴唇,口中傳來淡淡的鐵銹味,大概是剛剛那一拳把人打傷了

撐起身體,兩人頗有一點意猶未盡,男人勾起笑容,語氣隱隱帶了一點興奮,「雖然你成功逃出來很值得嘉獎,但是逃獄的犯人必須懲罰。」

男人往青年略有滲血的嘴角狠狠咬下去

***

青年也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在他一開始的想法裡,他會痛毆男人一頓,然後拿走出強、出城的識別證,從此遠走高飛

可是他到了這裡,也打了男人一頓—雖然大部分都被閃開了—,但是男人突然的吻著實讓他朦了

男人的吻技很好,跟打人的力道完全相反的溫柔,輕輕吮著舌尖,青年感覺頭皮發麻,好像全身血液都往大腦衝去

可能不只往大腦

看著跨坐在自己身上、第一次看見他的笑容的男人,青年可恥的發現自己硬了

後來的情況也算是順水推舟,青年的默許、男人的放任

男人說了逃獄必須懲罰,也就變成他現在被用某種好像很高級的布料綁在床上、眼睛蒙著男人剛剛扯下的領帶,幾乎是任人宰割的狀況

「做過嗎?」男人手指輕輕劃過青年的身體,從脖頸、胸口、腹部,一路往下,最後停在胯部,手指挑逗的在那塊地方打轉,「你好像很緊張。」

青年喘著粗氣,覺得這八年來被痛打一頓都沒有眼下來的讓人抓狂,「做過,跟女人。」

「沒跟男人做過,那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嗎?」男人靠在青年耳邊,語氣調笑,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銀光閃閃的折疊刀,隔著褲子在對方腿上摩娑

青年忍不住繃緊神經,沉默著不回應男人,雖然就算這樣他也不知道男人接下來想做甚麼,突然齜啦一聲,他頓時感覺下半身暴露在空氣中,涼意一陣一陣的

男人輕拍了兩下青年的臉,貌似安撫、或者是嘲笑,「我可不喜歡血淋淋的。」語畢還往他的臉上親了一下

要不是現在被蒙著眼睛,青年絕對會瞪過去,以為他是甚麼小孩子嗎?

只是很快青年就沒辦法思考了,挺立的下身被納入了一個溫熱的地方,時不時馬眼被濡濕的東西刷過,快感直上腦門

不是沒被這樣用嘴服侍過,可是一想到那個總是把他打一頓的男人迂貴降尊的用嘴幫他,快感幾乎把他淹沒

「呃嗯....」忍不住夾緊雙腿,但是卻被男人強硬的掰開,手指碰觸下方的囊袋、搓揉,青年忍不住仰起身體,讓下身更加深入男人嘴裡

「哼嗯....要..要射了....」快感累積到頂點,青年忍不住開口

沒想到男人一聽,立刻就放開嘴裡的東西站起來,快感硬生生地被掐斷,青年想殺人的心都有了,「你...!」

「這是處罰,沒有那麼容易讓你射的。」男人擦去嘴角的唾液,逕自走到旁邊去,無視青年還興奮著

眼睛被蒙起來之後,其他的感官變得更為靈敏,青年聽見男人走到不遠處,悉悉簌簌的是衣服摩擦的聲音

男人一直以來都是西裝筆挺的樣子,身形不高大但可以把人壓著打,想來也不會是瘦弱的,該是有著精實的肌肉

幻想著不遠處的人的身軀,青年更覺得下身漲的發疼,迫切地想要發洩出來

西裝脫起來似乎費點時間,不多時青年聽見抽屜開關,似乎是拿了甚麼東西,聽扭轉開的聲音判斷應該是個瓶子,或許是乳液?

青年對於男人間的性愛並沒有太多了解,但大致上應該跟男女之間的差不了多少

「呼嗯....哈啊....」

細碎的呻吟從男人那一邊傳來,聽在耳裡好像被放大數倍,清晰的甜膩

青年吞了口唾液,覺得喉嚨乾渴的厲害,可是偏偏可以解渴的物件在一邊自己玩得挺開心的,聽著耳邊傳來的呻吟跟抽插時會發出的水聲,他幾乎要發狂

「呵啊...啊....還忍得住嗎?」男人抽出後穴的手指,緩步走到床邊,爬上床,上身半趴在青年的身上,下半身則跪著,只抬起臀部

看青年不回話,男人也不在意,維持得這般姿勢繼續把手指送進後穴中按壓的內壁,時不時還伸到深處去碰觸那個會讓自己快樂的地方

「哈啊....嗯唔....現在我裡面...三根手指了....呵啊..好爽....唔嗯....」

毫不在意的在青年耳邊說著放浪的話語,男人無視身下的人呼吸極為沉重、渾身充滿躁動,只專注著讓自己享受快感

就算青年湊上來強吻,也只是熱烈的回應,卻沒有要繼續下去的舉動

喘著氣分開,男人緩緩調整姿勢,讓已經擴張完全的後穴抵著青年硬挺的莖身

「想要嗎?」男人靠在青年耳邊,語氣蠱惑,「想要就求我。」話說完甚至是火上加油的舔去青年額際泛出的汗水,十成十的誘惑

青年幾乎是沒有猶豫就選擇了順從慾望,「求你....」

男人滿意了,直接往下坐讓肉莖直直地進到身體深處

「呃嗯...」「哈啊....」兩人同時發出了呻吟

男人沒有過多停頓,很快的又開始扭動腰桿,口中盡是放浪的呻吟

「哼啊...好深....好舒服....哈啊...」

或許雄性對性愛這種活動都有些本能天分,青年時不時的挺腰迎合男人的吞吐,讓自己的下身被吞得更深

「等等...你別....太深了....哈啊...呀啊...要..快去了...哈啊....」

前面憋得久了,抽插了沒多久之後兩人就紛紛到達高潮

男人無視的兩人中間的精液,維持著肉棒還在體內的姿勢,趴在青年的身上

兩人一時無話,安靜地享受著高潮後的餘韻

「幫我解開。」青年甩甩手,要求鬆綁

男人沒好氣地瞪了青年一眼,伸手扯下其中一邊的束縛就又趴對方身上,實在是沒有力氣了

自己解開剩下的布料,青年看著趴在自己胸前的男人,臉上是與往日所見到的不同的潮紅,讓人頗有些心動

或者說是躁動?

男人敏感地感覺到後穴中的東西又開始有變大的趨勢,當下撐起身體離開青年的身上,貌似毫不留戀地走進浴室清洗,臨走前順便把青年的手給解開

青年略有些失神,看著有些狼藉的下半身,思考半晌就站起身,闖進浴室裡頭

「出去。」男人站在花灑下任由熱水沖去身上的液體,冷眼瞪著闖入的青年

青年只是站過去,貪婪的上下打量著男人赤裸的身軀,「剛剛不是還很浪嗎?現在又裝甚麼。」

男人挑眉,雙手抱胸,不以為然

看男人沒有特別要反抗,青年大著膽子靠近對方,把人禁錮在他跟牆壁之間

兩人的身高相仿,氣勢也同樣凌厲,這樣對視讓兩人都有些意動,想要競爭、一較高下直到其中一方死亡

青年咬上男人的嘴唇,一如剛剛男人對他做的那樣,凶狠的啃咬著、興奮的吸吮著傷口上的血液,與對方的唇舌交鋒

手指碰觸上男人身軀,從那勁瘦的腰桿往下、經過緊實的大腿,從兩腿間探往後方的秘穴,摳弄著尚未閉合的穴口

「它在咬我的手指....很想要嗎?」青年一口啃上男人的頸側,留下一枚清晰的牙印

嘴唇緩緩下移,留下一大串的齒痕、與更多的吻痕,在男人的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記號,這讓青年感覺十分亢奮

高高在上又如何?現在的男人是他的,只能在他身下被操弄、呻吟

剛剛被進入過的穴口貪心的咬著青年的手指,想要更多、更大的東西進來填滿他,男人挺腰迎合著後續的抽插,口中也不斷地哼哼著

「別玩了....快進來....」沒有甚麼羞恥心,這種事情要爽到才重要,男人伸手握住青年的下身揉捏著,同時抬起一條腿輕蹭對方的腰,像是邀請也像是催促

青年受不了挑撥的一把將男人轉個身趴在牆上,自己伸手把對方的臀瓣掰開,讓肉棒抵著穴口就直直地插入

「呃啊...你輕點....」就算剛剛做過,後穴也受不住這樣粗暴的動作,男人忍不住偏過頭抱怨

青年充耳不聞男人的抱怨,扶著男人的腰,把一腔慾望往對方身上傾瀉

「哈阿....輕點....唔嗯....好深....」

跟剛剛在床上的感覺完全不同,這次是完全的由自己掌控歡愛的節奏,青年更覺興奮,抽插的動作更加用力

「操....啊啊...你輕點啊....哼啊....啊啊.....」男人覺得穴口又熱又痛,內壁好像要被插破一樣火辣辣的疼,偏偏青年每次沖進來又帶來一陣一陣的快感,又痛又爽的讓男人頭皮發麻

青年靠上男人的背,就像剛剛男人對他做的一樣,在他的耳邊低聲:「我幹的你爽嗎?」

操!這傢伙把他幹了還想佔他便宜!

男人忍不住上了火氣,後穴使力收縮,就算不能夾斷他也要痛死他

「哼唔....」青年被這麼一夾,差點就忍不住爽感的要射,只能咬緊牙關死忍著「你....你自找的。」

憐香惜玉都是屁,狠狠的幹一頓才是真的

「啊啊.....你他娘的....禽獸啊.....哈阿....太深了....啊....」

「我禽獸?你被禽獸幹的亂叫又是甚麼?」青年狠狠的頂入深處,對著那塊敏感處磨上幾下

被這麼一撞一磨,男人只覺眼前白光一閃,白色的濁液射在牆上,又被水流給帶到排水孔,沒多久就不見了

「就這麼射了?這不是被幹得很爽嘛。」青年繼續小幅度的抽插,延續男人高潮的感覺

「不要...啊.....去你的.....呵啊....哼嗯.....」男人腿都要軟了,要不是青年的手還抓著他的腰,他現在非得滑到地上不可

剛過高潮的後穴一緊一鬆的吞吐著青年的肉莖,青年忍著享射精的慾望,又硬是在男人穴裡衝撞一陣,才拔出去

男人等著青年射進後穴裡,卻突然感覺後穴的空虛,正想要回頭的時候就被青年轉過身體壓到地上

等定神一看,就看到青年的下身在自己眼前,隨後就是一片白覆蓋整個視野

「媽的。」頭一回被顏射的男人忍不住爆粗口,抬手抹掉臉上的東西

青年看著男人半跪坐在地上,伸手拿過花灑沖掉男人臉上的精液,抹去男人臉上的水滴,低頭吻上

就像情侶之間的溫存,沒有較勁的單純的一個吻

一吻結束,男人站起身拿過花灑好好沖洗過之後,把花灑遞給青年,又深深地看了青年一眼,逕自又走了出去

等青年簡單清洗過自己之後走出去,男人早已經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青年躊躇了一下,最後乾脆也躺到床上去,抱著男人睡了

隔天早上青年醒來的時候,第一個看見的就是男人無神的眼睛,似乎是因為也才剛醒

感覺到身邊人的呼吸變化,男人眼神往上看,看到青年當即惡作劇的心思大起,趁著青年還茫然的時候,伸手壓著對方後腦吻上

「早安。」男人滿意的看著對方更懵的傻樣

早上的男人特別衝動,青年眼神微暗的看著男人,一番掙扎之後最後還是順從慾望的壓上男人

男人被拆吞入腹之前,他內心唯一的想法只有:「靠,這頭色狼!」


我沒說是男人X青年啊((耍賴

你們看到甚麼都不關我的事兒((頂安全帽

而且我肉燉的很好吃((自己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