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喀噠、喀噠......」金屬的鞋底踩在磁磚的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

男人從容不迫地走在漆黑的走廊上,就像是走在自家後院一般的悠閒

走廊的盡頭閃爍著無機質的寒光,牆上的機械盡責的執行著它的職務,男人拿出一枚識別證覆蓋在其上,走廊的磚牆緩緩開起

牆後也是一片漆黑,不同的是有人舉著燈給這片黑暗帶來一點微光

「獄長。」舉燈人恭敬的向男人行禮,同時也朝著黑暗的深處走去、為男人引路

男人沒有回應,沉默地走在舉燈人的身後,只有在感覺到鞋下踩到某種濕滑物才會發出一聲短促的不屑聲音

廊道不長,很快地就走到盡頭,牆上同樣有著一台閃著冷光的機器,在確認來人的身分之後,磚牆開啟

不再是黑的懾人的長廊,牆後是一個約五乘五平方米的空間,在這之中的是一名少年

桀傲、不遜

男人打量著眼前的少年,腦海中自動跳出這兩個形容詞,更多的是關於少年的資料

眾多暴力事件的共犯、多起反抗事件、與數名獄卒的衝突

是個麻煩

男人走過去,從容不迫、不帶惡意的、普通的走過去

「碰。」

重擊聲在空曠的房間迴響,聲音清晰的驚心動魄

緊接著而來的是更多的擊打聲,拳打、腳踢,還有時不時響起的悶哼聲,在黑暗的空間裡更顯驚詭

男人甩了甩手腕,居高臨下的看著倒地不起的少年,他已經很久沒有親自動手教訓罪犯,打的人不能還手、只能躺下的快感,早已經消失殆盡

但是少年那些可笑的反擊讓他多了一點樂趣

男人緩步走向趴倒在地上的少年,深棕色的鞋尖挑起對方的下顎,逼迫他直視自己:「反抗不被允許。」

看著少年,男人略為訝異的發現,即使是在這樣冰冷骯髒的地方,少年的瞳孔依然閃爍著堅毅不屈

或許牆外的愚民會崇拜這樣的倔強,但是在城牆之中,有這樣的眼神的人只有毀滅一途

堅持、執著、信念、忠誠,在絕對的權力與性命的威脅下,全都不值一提

唯有服從,才是根本

男人骨子裡的暴虐慾望緩緩升起,他想要破壞掉少年的堅定、他想要看到少年崩潰、他想要親手扼殺掉少年的希望

男人嘴角勾起淡淡的笑,金屬靴底不甚大力的踩上少年的咽喉,「我會期待,你屈服的那一天。」


嚶嚶嚶我有時候好恨自己不會畫畫

靴子踩在喉嚨上感覺超級帶感嚶嚶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