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安哨兵嚮導paro,有私設

耶呂嚮導、安地爾哨兵

嚮導X哨兵

不喜勿入


 

1.

作為一名優秀的嚮導,耶呂本應該是哨兵追逐的對象,其實不然

他反而是哨兵畏懼的對象,過於強大的精神,與其說是安撫不如說是暴力鎮壓會更恰當,也因此塔中央高層也遲遲無法替耶呂尋找到一名適合的哨兵

畢竟,沒有多少哨兵希望自己被嚮導「鎮壓」,各種意義上都是

2.

被媒介人找上,安地爾並不意外,畢竟他是個已經「單身」10年以上的哨兵,雖然某個好友可以安撫他的精神,但那再怎麼說也是別人的嚮導

只是他的精神太難被進入,目前除了好友可以勉強進入之外根本沒有嚮導真正成功過

帶著可有可無的心情,安地爾打開門,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沙發上的某個令大部分哨兵畏懼-而且戲稱為暴力嚮導-的嚮導,耶呂

3.

「你就是來配對的哨兵?」耶呂坐在沙發上,語氣不耐,「準時是基本要求吧?」

安地爾沒想到對方一開口就是指責,心情頓時差了起來,但自己遲到確實有錯,他默默的接受了

只是他開始不對配對結果抱任何希望

「那就先試試看吧,耶呂你可別太過分。」配對官-殊那律恩-二話不說的直入主題,雖然他也覺得結果大概也不怎麼樣

4.

果真是...暴力鎮壓....安地爾倒在沙發上滿身是汗的喘著,剛剛的感覺還記憶猶新

耶呂的精神束幾乎是沒有任何阻礙的衝進他的腦海裡,雖然進入後安撫的感覺挺舒服,但先前的衝撞真是恐怖

「看來是配對成功了。」殊那律恩訝異的下了結論,至於安地爾那活脫脫像被攻擊過後的萎靡則是在他意料之內—之前的哨兵配對後也都是這樣子—只是沒有一開始那麼慘烈

「那麼請盡快跟塔回報之後進行結合。」

5.

跟塔回報後,安地爾回到房間已經是深夜,正打算洗洗睡了,卻發現他的床上趴著一只黑豹

憑著下午才感覺到的精神,他認出這只黑豹絕對是屬於某人的精神嚮導

這都還沒結合呢就跟過來了....無奈之下,安地爾拿出通訊器連絡了那個把精神嚮導放出來亂跑的某人,讓他趕緊把黑豹帶回去

「牠喜歡你,你的房間沒有小到連牠都塞不下吧?」

不是這樣的吧?!!

安地爾無語的拿著已然被切斷連繫的通訊器,開始思考他應該拿床上的黑豹怎麼辦才好

6.

雖然房間裡被某個無良嚮導的黑豹入侵,好在黑豹比他的主人有良心,在安地爾煩惱著該怎麼把床搶回來的時候就先跳到衣櫃上趴著,讓他得以睡床而不是在自己房間打地鋪

隔天早上,安地爾是被兩只精神嚮導吵起來的,確切來說是只有一只在鬧騰,耶呂的那只根本沒出聲

黑豹只是不斷的把想跳上衣櫃的北極狐-他的精神嚮導-用爪子拍到地上

安地爾漠然的發現,他的北極狐好像有點脫毛........

7.

為了不要讓精神嚮導真的變成禿毛狐狸,安地爾阻止了北極狐第n次跳上衣櫃

沒想到他才剛抓住自家精神嚮導,衣櫃上的黑豹立刻發出了威嚇的吼叫,還擺出了攻擊姿態

安地爾開始思考要怎麼在自己狹小的房間跟一只黑豹纏鬥

「黑夜,下來。」

黑豹乖乖的跳下衣櫃,翠綠的豹眼依然盯著安地爾跟他手上的北極狐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塔配給的房間應該只有房間主人可以進入

「我是你的嚮導。」

安地爾第一次對塔的安全性能產生質疑

8.

安地爾看著不應該出現在他房間的耶呂,不由得開始思考他是不是在無意間得罪了塔中央高層,不然怎麼會隨便就把這個危險等級MAX的嚮導給放進哨兵塔呢

耶呂也沒打算解釋進入許可的由來,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安地爾懷中的北極狐吸引

「名字?」

.......極光。」

不意外的收穫到對方的鄙視眼神,安地爾忍不住低聲抗議:「黑夜也沒有很好聽阿...

然後他的腳被趴在嚮導旁邊的黑豹咬了一口

9.

一大早安地爾心情很不爽

「欸恭喜你啊有嚮導了www」「聽說你配對成功了?恭喜阿~

尤其走到餐廳之後更是一直收到這樣的祝賀,這消息為什麼傳的這麼快?!

看四周大家都一副幸災樂禍的臉,安地爾忍不住笑了,「我跟他還沒進行結合呢,你們想要試試看讓他安撫精神的感覺嗎?」

眾人尤其是部分有過經驗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這威脅太有效也太恐怖了

黑夜看著眼前怕個半死的哨兵們,碧色的豹眼透露出濃濃的鄙視

10.

雖然還沒進行深度結合,但是精神結合已經很順利的完成了

輕撫旁邊的黑豹,安地爾覺得非常不習慣沒有北極狐在身邊,但黑豹的存在卻不斷安撫他的精神

透過精神嚮導,他可以「看見」耶呂的所在地,說實話,其實耶呂才是哨兵吧?

這些年不安定,戰爭一場又一場,參戰名單裡總能找到耶呂

後勤或前線不一定,卻都是領軍的角色

這次就是帶領無主嚮導在後方安撫暴躁哨兵的工作

雖然他看到現在都沒有哨兵被送去給他就是了

11.

安地爾用著自家精神嚮導的視角觀察著哨兵營地的環境,突然他看見一張紙擺到自己眼前

『看來你今天很悠閒,不如幫忙給黑夜洗個澡,牠三天沒洗澡了。』

這是監視嗎?這是監視吧!有人這麼用精神嚮導的嗎?!

憤恨不平的瞪向手邊的黑豹,黑豹翠綠的眼睛也看著他

接著眼前又出現一張紙:『你不也是?禮尚往來。』

安地爾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臉猛地紅起來

他那是觀察!才不是監視!不要自作多情啊!

12.

抗議歸抗議,安地爾還是帶著黑夜進到浴室,卻想不到這還挺麻煩

黑豹擺出不合作的姿態,拒絕讓花灑靠近牠,在不大的空間裡上跳下竄

安地爾也被折騰的半身濕,白襯衫貼在身上,衣服下的身體若隱若現,這畫面可以說是秀色可餐,只可惜現場只有一只不合作的黑豹

不知道是不是可憐某人,黑夜露出鄙視的眼神,終是乖乖的讓安地爾給自己洗澡

同時間,在營帳內的耶呂趁著沒人注意,無聲的換了一個坐姿

13.

牠是一只黑豹,而牠的主人是一個嚮導,最近有了一個哨兵

那個哨兵看起來很弱,可是牠的主人似乎很喜歡,有時候會故意欺負那個哨兵

上一次故意把牠留在塔裡,就為了可以用精神連結偷看對方,甚至叫牠把水弄到對方身上

真不知道那種溼答答的樣子有甚麼好看的,主人還因為這樣還發情了,鄙視之

14.

牠是一只北極狐,牠的主人是哨兵,最近找到可以配對的嚮導

主人總是說那個嚮導很壞,都不理人,連對方的那只黑豹都很跩

可是牠覺得不會啊,那個嚮導會給他準備好吃的,還會給牠順毛,明明人就很好

黑夜也不跩啊,會跟牠玩兒也會帶牠去別的地方晃晃,可是能不能別咬牠後頸毛?主人說好像毛有點少了,牠不想當禿毛狐狸

而且主人雖然說討厭那個嚮導,還不是老用牠來偷看人家,這大概就是隔壁的白鴿說的口嫌體正直?

15.

戰爭結束之後,耶呂帶著久違的極光從前線歸來,才一到城門前,極光立刻往人潮撲過去

「極光!」

「這麼等不及?都跑來這裡接風了。」耶呂從輕艦上走下來,摸了摸自家很久不見的黑豹

安地爾抱著北極狐,眼神幾乎都死了

誰是特別來接你的啊!要不是某只黑豹往塔外跑他才不會跟過來呢!

耶呂不以為意,轉身回到船艦上

16.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已經精神結合的關係,耶呂這次的後勤做的出乎意料的安全,除了少數不合作哨兵之外,大部分哨兵都得到安全而且良好的精神安撫

乘勝追擊,塔在耶呂休息5天後,同時下達希望安地爾跟耶呂盡快完成身體結合的要求
安地爾拿著手上的通知,有些震驚

「為什麼這麼快?」

「快?給你們一個月培養感情了,這麼長時間如果手腳快一點的都可以生孩子了。」殊那律恩不以為然的回答

17.

晚餐時間,耶呂被安地爾一個訊息call出來見面

「你...有收到通知嗎?」安地爾有些侷促,不安地問

「有,盡早結合。」耶呂撫摸著腿上的北極狐,神色冷淡地跟對面的人完全是兩個極端

臥在一邊的黑豹似乎是因為感覺到哨兵的精神不穩,默默地走過來靠著安地爾的腳又再度趴下

「塔著急就著急吧,我不急。」耶呂說完話就不再說話

安地爾看著眼前的人不發一語的樣子,不知怎麼的,也慢慢的冷靜下來

18.

雖然說耶呂表示他不著急於結合,完全就是把塔的催促當成過耳風,聽都沒聽見,依然故我的行動,此舉卻讓安地爾卻面臨了來自好友的逼迫

「安地爾,跟你的嚮導結合,快。」凡斯坐在他面前,嚮導的精神力場全開,完全的強勢,「別讓你的嚮導繼續禍害哨兵。

安地爾默默地嘆了一口氣,事情的經過他才剛從塔那邊知道,下一秒鐘凡斯就衝進他房裡了,安地爾心底再次為塔的安全性能多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真會惹麻煩......

事情的經過並不複雜,大概地說就是年輕的哨兵自視甚高,不知天高地厚的撞到耶呂槍口上,被進行了一次殘忍的精神安撫

這件事情往常並沒有少發生,塔基本上是見怪不怪了,只是這次複雜的不是事件,而是那個名義上的受害者

冰炎,安地爾只少少的見過幾次,在他印象裡是一個桀傲不遜、但是堅韌堪比其父母的孩子

而他的父母安地爾並不陌生,冰炎的父親便是他的好友之一塔目前在役的頂級哨兵,沒有之一的亞那瑟恩

冰炎的天賦有目共睹,眾人也都知道假以時日他必定會成為不輸給其父的頂級哨兵,只是那是未來、不是現在

事情並不能說是誰的錯誤,這次的剿滅任務是耶呂帶領嚮導群,而冰炎則是作為哨兵副官進行實戰的訓練以及經驗累積

剿滅行動很成功,他們的進度足足超前3天,經過哨兵跟嚮導兩方長官的協調後,決定提早修整,隔天進行最後的圍剿

但是冰炎提出異議,認為應當繼續剿滅,再半日就可完全殲滅,並不需要修整來多添變數
這項意見理所當然的被雙方駁斥

這種狀況不少見,簡單來說就是冰炎,殺紅眼了。這個時候的哨兵攻擊力極強、精神極為緊繃,理智只有一點點

雙方長官一致同意冰炎必須撤下,不只不能值夜,甚至是隔天的最後圍剿也不能參與,並當前立刻、馬上由嚮導安撫精神

但冰炎的精神壁極為堅固,輪換了好幾個嚮導都沒能讓冰炎屈服,最後慘劇就發生了

耶呂同樣強大的精神束直接撞擊冰炎的精神屏障,過度的攻擊瞬間就讓冰炎倒下,成為了唯一一個不是因為任務而傷殘的哨兵

19.

塔的最終報告傳到他手邊,耶呂果不其然的沒有受到懲處,畢竟雖然手段暴力了點,但是他當下對冰炎的處置相當正確,換做其他嚮導可能還無法讓那樣一個強悍的哨兵倒下

不過作為這件事的受害者的冰炎,塔中的醫師判定冰炎對嚮導以及其精神束有極大的抗拒,無法接受任何一名嚮導,強行接觸甚至會有攻擊行為,簡單來說就是:『嚮導恐懼症』

冰炎不是第一例、也不會是最後一例,但他卻是塔最不願意損失的人才

為了日後的戰力跟其他塔中的柔弱嚮導著想(耶呂不包含此列),塔最終決定是讓冰炎去邊境駐紮,直到他找到自己的嚮導、或者可以接受其他嚮導為止

看到這邊,安地爾只能默默地嘆氣,看著房裡儼然就是「你不答應結合我就不走」的嚮導兼同窗好友,安地爾有一種正在被逼婚的感覺

「安地爾,跟你的嚮導結合。」凡斯也不多說話,就只是重複這句話

安地爾頭有點痛,正想著要怎麼應付的時候,就聽到某個略熟悉的聲音:「我跟我的哨兵甚麼時候結合你管不著。」

這是赤裸裸的修羅場。

安地爾已經不想去質疑塔的安全機制了,連嚮導都可以在他房間來去自如,再繼續質疑下去,塔的保安官都要去自殺了

他沉默地坐到一邊去,不參與兩個嚮導的戰爭

20.

看著塔中著名的「暴力面癱嚮導」跟「惡鬼藥師嚮導」在他的房間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罵,安地爾頗有一種想要去跳塔的衝動

不過沒有多久,凡斯的搭檔就前來救場了

「凡斯你來了怎麼沒來找我啊~」亞那欣喜的自顧自開了房門跳到凡斯背上,絲毫沒有發現正在發生的修羅場

大概是背上掛著自己的哨兵跟人吵架實在很掉面子,凡斯狠瞪了一眼耶呂之後就反手把自家哨兵扯下來甩到地上,一路拖著離開了

耶呂意味深長地看著一路被拖走的第一哨兵,安地爾覺得細思恐極


 

一時腦洞就開了哨嚮,就乾脆在噗浪連載起來

居然滿20實在是嚇到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笑
  • 很有趣~期待後續www(大大有空快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