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只是一點算補遺,所以寫的挺快

要幸福喔~


鮮花、賓客、紅地毯

這是一個婚禮會場,到處都是賓客在互相寒喧、問候

符融整了整領帶,站在休息室門口,神情有點侷促不安

手指正想要敲門的時候,門已經先被裡面的人打開,從裡面走出了不少人

他們都來自不同的領域,都有著不凡的成就,相同的是他們今天都帶著祝福前來

他們看到符融的時候都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就走出去,留下渾身都透著「我很緊張」氣息的符融,跟房間裡笑的幸福的一軒

符融走進房裡,看著眼前笑容燦爛的一軒,感到些許放鬆,他勾起跟以往相同的笑容,伸手環抱住眼前的人:「時間到了。」

「嗯,我們走吧。」

回抱了一下符融,他們走出房間

路上遇到的賓客都紛紛說了幾句祝賀的話,符融覺得,他這一生中最和平的時候大概就是現在吧

儀式很快的就開始了

「在眾人的見證下,接受他成為合法的伴侶,和他生活在一起。無論處於什麼環境,都願意照顧他、珍惜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直到離開人世。是否願意?」

證婚人渾厚的聲音迴盪在禮堂中,底下的所有人都帶著笑容見證著兩人的婚姻締結

隨著每一句話落下,符融的心就提高一分,他覺得好像有點喘不過氣,但臉上還是保持著鎮定

然後他聽到一軒的聲音響起:「我願意。」

大局底定,符融覺得自己心中的大石用力的摔回原位,把他打得七葷八素

「我宣布你們成為夫妻。新郎你可以親吻新娘了。」

賓客們掌聲四起,看著台上的新人親吻彼此

周圍的氣氛太幸福,沒有人注意到符融悄悄的離開禮堂,臉上的表情不知是落寞還是欣喜

距離那一件事已經過了五年,五年可以改變很多事情

一軒做為被背叛的對象,在道上的聲望大不如前,再做大哥也無法得人心

於是最後的結果便是漂白,一軒搖身一變從黑道變成企業大佬

符融則是接下了老大的位置,這五年一直都替對方安穩著那些地下的事情,算是一點討好跟彌補他的歉疚

不明所以的人見了這樣的狀況,自然的認為這是一軒為了漂白所以給那些白道上的眼線演的一齣好戲

只有兩名當事人知道並不是

符融抽出一支菸,點了火很狠的吸了一口

看著禮堂內的一軒跟他的新婚妻子,一臉幸福的接受眾人的祝福,符融吸了一口菸

那女人挽著一軒的手真是怎麼看怎麼礙眼,他突然有股衝動想去車裡拿一把衝鋒槍,把這婚禮現場給血洗了,再把一軒帶到某個地方永遠的監禁起來

但是這終歸只能想想,符融又吸了一口菸

在婚禮前,一軒就找他談過了,說希望他可以來參加婚禮

本來應該是一個讓人欣喜的邀約,但是在符融看來,這其實是一軒的報復吧

曾經,他為了不讓他跟另一個女人步入禮堂,他設計了那個女孩跟敵方通姦

而現在,一軒讓他親眼見著他跟另一個女人締結婚姻、而他要給予祝福

即使已經走回正途,大哥還是大哥,從前那種有仇必報的性子依然沒變

看著會場內的一軒,自始至終都沒有再看他一眼,符融反而平靜了,嘴角再度揚起笑容

不論如何,他最愛的人都不會喜歡他

所以,這些年的煩惱跟期待都可以放下了,他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

踩熄了菸蒂,符融壓下心底的酸澀,回到禮堂給予新人祝福

 

 

 

 

 


要幸福喔,一軒

放下是一個人的解脫也是對另一個人的折磨

對符融來說,他並不希望一軒放下

這樣代表的是一軒已經不在意他了

但是其實一軒並沒有這樣想,他想開了,也想要跟符融重新開始另一段關係

只是這份關係並不是符融所希望的那種

最後呢,我還是很心疼符融

所以我讓他回到禮堂,這是一個轉捩點

符融還是會喜歡一軒,但是他已經放下了對一軒的不應有的期待

所以可以真心的希望他幸福

至於我本來預備的另一個結果比較痛

下收痛死你們


 

 

 

 

曾經,他為了不讓他跟另一個女人步入禮堂,他設計了那個女孩跟敵方通姦

而現在,一軒讓他親眼見著他跟另一個女人締結婚姻、而他要給予祝福

即使已經走回正途,大哥還是大哥,從前那種有仇必報的性子依然沒變

會場內的一軒似乎沒有發現他暫離了,符融心中酸苦

他已經不在乎他了....

踩熄的菸蒂,就像是他跟一軒之間的關係,再也燒不起來,只能放棄

符融再度看了一眼禮堂內的景象,裡面的幸福快樂是他所欽羨的,但是他永遠都得不到

他轉身離開,強迫自己不要再看任何一眼,那畫面幸福的太刺眼、太讓人忌妒、太讓他...傷心

符融走得很快,所以他沒有發現一軒正在目送他的離開

一軒的心裡是苦澀的,對符融、也對自己

他不是不知道邀請符融來參加婚禮是殘忍的,只是這是必要的殘忍,更是他跟符融之間的一道關卡

他從來都不曾對符融有過任何愛情存在,那他也不該讓符融繼續抱有期待

他希望,符融願意放下、祝福他,他們可以開始另一段關係,做朋友、做兄弟、做親人

但這終究是奢望吧....他跟符融只能這樣了...

從今以後,形同陌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