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慎,安地爾中心,與其說是耶安不如說是耶←安還比較貼切

我用了周末兩天的時間來思考要怎麼寫

結果靈感卻比不上經濟課的兩個小時的摧殘來的多

所以說嘛,經濟是跟這篇耶安一樣虐的東西((聽你在蓋


「您明白何謂愛情嗎?」

「不明白,吾為鬼族。」

看著對方冷漠的神色,安地爾只是笑了笑,不再接續這個話題

他一直都明白,卻看不開

您是鬼族,但我不是

***

安地爾看著窗外,獄界的景色是清一色的灰暗沉鬱,他一點都不懷疑如果他今天是一個普通人類,那麼他大概會得重度的憂鬱症

他現在並不在他的房間,而是在另一個他從來都不知道的密室裡

雖然有窗戶,但是外面有鬼王親下的封印咒,強行突破只會引來鬼王

所以,他只能待在這個房間裡,哪裡都去不了

沒有事情做,無法與外界聯繫,更無法取得外界的資訊,他最多只能依靠窗外的光線來判斷晝夜

安地爾百般無聊地坐在床上,開始回憶當初他之所以會被關進這個地方的原因

***

安地爾已經不記得多久了,從他發現自己愛上鬼王到如今,事實上他也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被對方所吸引

時間總是會帶走很多事物,不論有多想記住都一樣

曾經看過不知道是哪個人類說的:「愛一個人,最後會變成一個本能,你不要想去追究為什麼。」

鬼族不懂愛,鬼王更不會懂

他等了千年,等的他近乎崩潰

好不容易迎來耶呂的甦醒,而他的王因為千年的沉睡所以跟世界有了隔閡

他理所當然地扮演起一個引導的、可以讓鬼王依賴的角色

安地爾一開始覺得自己可以接受並且安於一個下屬、甚且是一個床伴的身分,因為他知道鬼族沒有心、不懂愛,唯一有的是慾望

但是當他聽到他的王親口說出喜歡,他還是沉淪了

他沒有心情去思考,鬼王話語中的真實;或者說,他不想去思考

他沉浸在他給自己編織的謊言,刻意的去忽略耶呂是個鬼王

耶呂不愛他,他說的喜歡也只是表示他對他有慾望

僅此而已,再無其他

愛得太多也太久,在愛情中得不到回應才是最痛苦的

夢做多了,總是要醒的

但他仍然給了自己一個,繼續欺騙自己的機會

但是事與願違,鬼王終究對他有的是慾望,而非愛情

從前可以完全投入的性愛,如今卻是十分可笑

時時刻刻都有一股聲音在提醒著自己:「他不是愛你才抱你,他只是為了他自己的慾望。」

最終,他拒絕鬼王的求歡,拒絕的徹底

鬼王看著他,不明所以

「您明白何謂愛情嗎?」

「不明白,吾為鬼族。」

一模一樣的問題與回答,對他來說卻是猶如死刑的宣判

「您是鬼族,但我不是。」

他穿好衣服,決定放棄這份感情

這份感情太沉太重,他已然無法維持

安地爾想得很簡單,走出這個房間,然後結束

越是靠近房門,離開的心情就越強烈,迫切的想要離開

當他踏出房門的那一刻,黑暗驟降

他忘了,這段關係的結束與否並不會由他說了算

***

當他再度醒來時,他就已經在這個房間了

門口被設下法術,他才踏出去的一瞬間就被束縛住,耶呂很快地趕過來,但沒有多做甚麼,只是替他解開法術就又離去,那模樣就像來看看寵物是否安好

在他看來,他現在就跟鬼王的寵物差不了多少

他試圖從窗戶逃走,但是窗戶的法術更加恐怖,不是束縛而是攻擊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他身上出現不少傷口,而隨之而來的鬼王並沒有暴怒,但是血腥味卻引起鬼王的情慾

傷上加傷,簡直生不如死

當他醒來,鬼王已經離開,而他的身上一片狼藉

這待遇比從前還不如阿……安地爾不自覺的笑了,笑的很是淒涼

迴盪在耳邊的是他暈過去前,鬼王冰冷的話語:「吾不懂愛,吾亦不許你的擅自離開。」

如此殘忍、霸道、又自私


歡迎跟我談人生

我覺得我的文章跨度真的很大

一篇甜一篇虐根本不負責任((你也知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