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犯人X獄卒

本來應該放到職業系列的,可是我真的不確定罪犯算不算職業.....

然後我要說,天氣冷的時候真的悲文就出來了

本來這一篇我以為會卡很久的說


一個國家的和平與否據說從主城的地牢就可以看出來,越是和平安定那麼地牢裡的人就越少

犯人越少那獄卒也就越少,所以偌大的皇宮地牢也就自己一個獄卒

安地爾坐在專門給獄卒設置的休息室裡,一邊喝咖啡一邊胡思亂想

這個國家算是很和平的,至少地牢裡也就那麼一個人,而且是他擔任這麼這麼多年的獄卒以來的唯一一個犯人:耶呂

根據他的消息,對方是因為連續殺人罪被抓的,以前也有因為新皇登基被放出去,當時他還跟他好好道別來著

本來他以為他會無聊好一陣子,卻半年後看到耶呂又被士兵抓進來,而且是一樣的罪名

不得不說這個國家對待犯人還是很好的,飯食什麼的絕不會太差勁,就是冬天還會備個炭爐棉被什麼的

待遇比起其他國家的好上幾十倍不只

甚至他曾經不由自主的懷疑耶呂之所以犯罪是為了吃這免錢的牢飯

不過有一次他開玩笑的問,得到的回答是重重打在額頭的石塊

安地爾心有餘悸的摸摸額頭,只要那石塊再稍微大一點,打的他頭破血流是沒什麼懸念的

抬頭看了下時鐘,發現時間差不多了,該放飯了

接過由廚房的人準備的飯菜,直接帶著兩個餐盤就往地牢深處走去

「噯,放飯了。」

沒有像其他地牢一樣的把飯放進牢裡了事,反而是直接把牢門打開讓裡面的人出來一起用餐

本來坐在簡陋的床鋪上翻著書的人影聽到招呼,才慢慢的闔上書走出來

「你真的不像一個獄卒。」耶呂瞄了對方一眼,隨口說了一句,然後沒有打招呼也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拿起餐具就開始用餐

反倒是安地爾聽到這話愣了一下,「怎麼說?」

「沒有獄卒會跟犯人一起吃飯。」

「你也不像一個犯人,沒有犯人會跟獄卒要求洗澡、要求乾淨的衣服、甚至是要書來看。」

安地爾隨口回了幾句,見對方絲毫不受動搖的吃飯,也就自討沒趣的專心消滅眼前的食物

吃飽喝足,他站起來收拾桌上的餐盤,同時對耶呂用下巴示意了敞開的牢門跟桌上的鑰匙,這麼多年默契什麼的還是有的

如果有其他人看到這一幕大概會驚訝的連下巴都掉下來吧,一個犯人竟然自己拿鑰匙把自己鎖回牢房然後又把鑰匙丟到桌上

這麼乖巧的犯人哪裡找啊?!只要不老想著逃獄就不錯了

安地爾直接帶著餐盤上樓了,最近會有監察官隨時來視察,如果讓上面的人知道自己常常讓犯人出來放風,那不管是他還是耶呂都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這段日子只能自己打發時間了

***

安地爾站在會客室的外面,無聊的攪拌著手上的咖啡

探監這種事並不算奇特,但是發生在這裡就很奇特

十多年來第一次看到這傢伙有人探監呢....不知道那到底是誰?看衣服質料還滿好的,應該是貴族吧

可惡阿....自己被趕出來了

等待的時間是漫長的,想了解內部狀況的慾望是難耐的

就在安地爾等的想要撓牆的時候,裡面突然發出巨響跟怒吼

「我再說最後一次,你走還是不走?!」

「走,用你們的命來換。」

「你....!很好....你就在這裡待到死吧!」

接著就是門被用力打開又甩上,那些人氣沖沖的走出來,看都不看的直接離開

確定那些人走遠之後,安地爾直接轉身走進會客室

耶呂還坐在椅子上喝著茶,但是從那個過度用力而泛白的指節安地爾看的出來那只是強裝出來的鎮定

「還好嗎?」

走過去輕輕拍了兩下對方的肩膀,稍稍的安撫一下,免得他們這裡少的可憐的杯子被掐爆一個

要知道他這種小地方申請東西很麻煩的

耶呂也知道自己情緒激動了,從善如流的把杯子放下,但是不爽的情緒還是死憋著

安地爾看著對方這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乾脆順口問了一句:「剛剛那是誰啊?」

「仇人。」

大概也是,能把這麼個人氣成這樣想來也只能是仇人了,「什麼仇?」

「大仇。」

廢話!

安地爾覺得自己被耍了,不滿的瞪過去,卻看見對方有些揶揄看著自己,當下發現自己是被當成發洩的了

這貨把自己當成什麼了阿....暗自腹誹了一下,他還是轉過頭去繼續鍥而不捨的問

耶呂再度拿起杯子啜了一口茶,慢慢的說出一切

這是個很狗血的故事,被主人酒醉強上的女僕、意外懷上的私生子、不願意犧牲孩子的母親、相依為命的母子、龐大的家產、利慾薰心的獨子、暗中殺害的計畫、僥倖逃過一劫的私生子....一切一切都很狗血,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安地爾還記得耶呂是因為連續殺人罪才被抓進牢裡,想來是為了母親報仇吧

「我殺了我的生父跟那個女人,後來出獄之後又殺了那個同父異母弟弟的兩個情婦,然後再被抓進來。可是我不後悔,如果再來一次,我會殺的更狠。」

安地爾第一次覺得眼前的人真的是個殺人犯,一身的殺意濃烈的讓他想逃跑

可是聽著他的故事又覺得有點心疼....見鬼的心疼,又不是什麼小女孩

甩甩頭甩去那種奇妙的感覺,他又接著問:「那剛剛那些人是?」

「聽說我那個弟弟縱欲過度,所以時日無多了,他們想要把我扶正成正統繼承人。」

「所以他們要把你弄出去?然後等你弟弟死了之後就讓你繼承財產?」

「嗯。」

「可是你拒絕了?」

「他們不會放棄的。」

對話到這裡就結束了,安地爾把耶呂帶回牢房內,然後獨自一人默默的消化著剛剛的故事

照耶呂剛剛的說法,他就快要出獄了,然後會變成貴族

以後怕是也不會跟自己一個獄卒有所往來了吧......

想到這裡,安地爾感覺有那麼一點失落、遺憾、跟....捨不得

意識到自己竟然在捨不得一個犯人,安地爾幾乎想打自己一巴掌

可是自己就是忍不住去希望對方不要離開,最好就永遠留在這裡....該死的

安地爾真的抽自己一巴掌了,為了自己那個自私的想法,也為了扼殺掉自己那個不該也不能出現的想法

接下來的日子,他一直不敢去面對耶呂,都是送了東西就離開,弄的耶呂不明所以的問了好幾次

但是每一次得到的回答都是倉皇落跑的安地爾

時間很快的過去,三個月後一切真的就像耶呂當初說的,那一家貴族真的把耶呂弄出牢裡

安地爾拿著上面發下來的命令,心裡突然有一種大勢底定的無力感

明天耶呂就會被接走,然後會拿到家族的繼承權,等他弟弟死去就能繼承爵位

會再也跟自己沒有任何關係....想到這裡,安地爾就覺得難過

把飯跟上面的命令一起帶到牢房去,最後一天再怎麼樣都要好好吃頓飯吧

一進去就把命令遞給對方,故做開心的調侃

看完紙上的內容,耶呂神色不變的坐下吃飯,「我不會離開很久的。」

敢情你還把牢房住上癮了是吧?

安地爾突然覺得有點氣虛,「你還想回來住啊?」

「我說真的,我會很快回來。」

「回來看看我嗎?等你離開我大概會很快就被調職吧。」

「不會那麼快。」

他們兩人又是聊天又是喝酒的過了這最後一晚,隔天耶呂就被人從牢裡領出去

安地爾稍微打聽一下,耶呂的家族已經把他立為繼承人,徹底認祖歸宗了

但是,說好的回來看看卻一直沒有兌現

一個月過去,耶呂沒有來

兩個月過去,還是沒有來

三個月過去,依然沒有來

四個月...去他媽的四個月

安地爾覺得自己根本就是笨蛋,怎麼就傻傻的相信了這種話,人家現在可是有貴族身分的阿,又怎麼會想到自己這個小小獄卒

現在地牢整個清空了,自己的職位還是一分不動,什麼都沒變,只是以後吃飯都沒人陪了

時間依然在過,只是孤單一個人的日子比他想的還要難熬

***

半年過去,耶呂依然沒消沒息

安地爾只能靠自己去打聽,只得到耶呂的那個弟弟已經確定快死了,耶呂正在學習如何當好一個繼承人什麼的之類的巴拉巴拉

但是關於耶呂的其他事情什麼都查不到

安地爾基本上已經放棄了,曾經的不為人知的感情也收拾好了,那個人怎麼樣的他都不想管了,反正只是徒增煩惱罷了

反正他們本來就不能在一起

過沒兩天,全城突然傳出一個驚悚的消息

耶呂血洗了貴族宅邸,當著所有舞會賓客的面,殺了他的弟弟、叔叔、跟其他親人

當衛兵到的時候,看到耶呂站在會場中央,手上拿著沾滿鮮血的刀,如釋重負的表情震驚了所有人

讓人疑惑的是,耶呂沒有任何反抗,順從的讓衛兵把他抓起來帶走

隔天早上,安地爾去上工的時候就看到耶呂坐在牢房裡,一臉輕鬆的跟他打招呼

所謂的回來還真的是這樣回來嗎?!真的住上癮了是吧?!

拿起桌上的緝捕令,安地爾驚訝之餘忍不住感嘆:這還真是幹了場大事阿

「你又是何苦?貴族欸,這可是平民一輩子都得不到的。」

「我不屑。」

好一句不屑

安地爾雖然覺得惋惜,但是更多的是有點開心

開心的想著今天晚上去買兩壺酒準備來個把酒言歡一整夜,說什麼都要聽聽看那些貴族平常的生活

***

安地爾一走出門,剛好遇到傳令官,又是一張公文

看都不看的收起來準備晚點再說,現在買酒才是大事

買了兩瓶酒,拿著飯菜招呼耶呂出來吃飯

喝酒喝到一半,安地爾才想到自己還有一張公文要看,直接掏出來看

乓噹!

安地爾手上的酒杯直接掉在地上,撒了一地的酒

「怎麼了?」不明所以的看過去,眼前是安地爾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你自己看.....

耶呂接過公文,不明白對方為什麼反應這麼大

不過看完之後,耶呂還是沒反應

......你不在意?」

「我早就知道了。」

公文上的內容很簡單,前面不外乎是數落耶呂是個窮凶惡極的罪犯,而且屢犯不改之類的拉里拉雜的廢話,重點在最後一行

罪行重大,三日後處以死刑

「你哭什麼?」

耶呂對於自己只剩三天的性命沒有太大的感覺,事實上他早就知道會是這麼個結局

殺人償命,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反倒是安地爾很不淡定

「我哭什麼....什麼叫我哭什麼....你要死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

你知道個屁!

「那你還這麼冷靜!」

「我為我母親報仇,我為自己報仇,我知足了。」

知足了,所以不奢求了,耶呂淡然的接受命不久已的事實

安地爾覺得自己跟對方沒有共通語言,憋著一股氣開始灌酒,然後毫無懸念的、喝醉了

不過酒品真爛,這是耶呂的心聲

喝醉的安地爾會胡言亂語,什麼都可以罵,從多年來半點沒升的職位到耶呂之前半年多沒聯絡的怨對、從酒館不小心踩到嘔吐物到耶呂不反抗死刑的不滿

什麼都可以開罵

耶呂一邊拍拍安撫眼前的醉鬼,一邊跟他對話

「你還沒說你幹麼哭。」

「他媽的我捨不得不可以嗎?!」

挑了挑眉,耶呂伸手倒了一杯水哄著安地爾喝下,「有什麼好捨不得的?」

「我喜歡你阿不行嗎?!」

.........真是個好理由

耶呂的心情不能說不震驚,一個獄卒愛上一個犯人,這個不管放在哪裡都很可笑,卻偏偏該死的發生了

好不容易哄著安地爾去休息室睡覺,耶呂像從前一樣把自己關回牢房

只是心情卻不像從前一樣平靜

***

隔天早上安地爾忘了喝醉之後的事情,他只知道自己頭痛個半死

耶呂看對方全忘了也就乾脆當作昨晚甚麼都沒發生,什麼安地爾喜歡他一定都是他喝醉之後的幻聽

雖然他根本沒喝到多少酒

接下來的日子就在安地爾不打算告白、耶呂不打算戳破,兩個人維持著從前的生活,誰都不打算改變

三日後,天還沒亮城內的衛兵就來準備帶走犯人前往行刑場

安地爾打開牢門之後就站在一邊,看著對方即將走上通往黃泉的最後一段路

耶呂不反抗的任由衛兵押著他,卻在即將走出地牢的時候停下腳步

「幹甚麼呢?還不快走!」衛兵不耐煩地推著他

「請讓我單獨跟他道別,一下子就好」

衛兵本來想拒絕,突然看到安地爾拋過來的錢袋,話鋒一轉、欣然同意

「好吧,快一點啊。」

衛兵走出去門口,把整個地牢留給他們好好道別

「還要說什麼呢?」

安地爾勉強地把眼淚憋回去,打死都不哭出來

「我不知道。」

幹、就知道這渾蛋說不出甚麼東西

「甚麼叫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歡你。」

…..啥?」

安地爾覺得他的腦袋打結了,就像一團線球一樣亂成一團

「你說你喜歡我,可是我喜不喜歡你,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說個屁。」

不知道還不如乾脆就別說了,現在說出來煩他幹甚麼阿…..

耶呂也不知道自己幹嘛說出來,可能是有一點點不甘心吧

不甘心自己這一輩子都把心思花在殺人報仇上,從來沒注意到身邊的其他人事物

他承認他自己也有一點私心,想要在他死了之後還有個人可以記著他

當然最好是可以只記著他

對此,耶呂完全不覺得自己自私,過分的想要太多

「我喜不喜歡你,答案我不知道。

可是,你下輩子可以來找我要答案。」

安地爾甚麼話都沒說,只是沉默

耶呂見狀,也不多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地牢,跟著衛兵離開

偌大的地牢只剩一人

「可惡為什麼我還要等到下輩子

眼淚、終究憋不住

***

最後的行刑安地爾沒去,要他去看喜歡的人頭顱被斬下,他自認他不敢

他用錢買通刑場的人,讓他把屍體帶走,找個地方埋葬

他從來不去掃墓,他只請附近的人偶爾去幫忙看墳

每年忌日,他會買了兩壺酒,一壺倒在牢房裡,另一壺用一整晚、獨飲

***

皇宮之下有個地牢,裡面有個老獄卒

皇城罪犯來來去去,最裡面的那一間牢房始終沒有人進去過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要說什麼

乾脆來個補遺

耶呂跟安地爾沒有上過床,什麼肉體關係都沒有雖然我曾經有點想來個牢房普累((欸

所以其實耶呂死的時候還是處ㄋㄢ...((被打飛

皇宮曾經有想讓安地爾升職,不過他拒絕了不過其實我也不知道應該讓安地爾當什麼

安地爾在耶呂死了之後還是有結婚、兩次

只是一個跟人跑了、另一個病死了,而且都沒有生孩子

這不是狗血,這是耶呂的獨佔欲作祟((再次被打飛

安地爾只能想著耶呂,其他人都不可以

這分明是作者在作祟www((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