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斷症: 嗜睡、疲倦、手不由自主運動、喉嚨痛、幻覺、精神恍惚..等停止攝取某物後所產生之症狀

耶呂覺得最近安地爾怪怪的,總是睡得很多,就算醒了也很快就想睡了,雖然說孕婦都嗜睡但這也睡太多了

看著眼前吃飯吃到快把臉埋進碗裡的人,鬼王嚴肅的思考自己是應該把人抓起來直接灌食物進去還是現在就把對方的臉打進碗裡

不知道是鬼王的殺氣跟惡意太明顯還是其他甚麼原因,安地爾突然驚醒過來,然後解決掉眼前的食物

就算再怎麼想睡也要把飯吃完再睡,好歹是戀人特別去抓回來的飯店廚師,手藝確實不錯,兼具營養跟味道,對孕婦對孩子都是好的

但就是少了一點什麼….

看著戀人精神恍惚地走回房間,耶呂稍微想了一下就尾隨著安地爾回到對方房間,果不其然的看到對方下意識地拿出煮咖啡用的器材跟咖啡豆

又不是說一輩子都喝不到了,不過就是讓他懷孕期間戒掉而已怎麼就這麼難呢….

簡直就像人類說的毒蟲了,咖啡成癮到變成這樣也不容易

默默地甩出繩子把人直接拖回自己的寢室去,鬼王決定在孩子出生前,自家的第一高手必須受到嚴密監控

***

噠、噠、噠

規律的打擊聲迴盪在安靜的房間裡,雖然稱不上吵,卻還是有種惱人的感覺

至少對於沒有耐性的鬼王而言,這種規律枯燥的聲音確實很容易讓他煩躁

但是罪魁禍首絲毫沒有察覺身邊人的怒氣,手指依然無意識地敲著桌子

耶呂伸手把對方的手給壓在桌上,這個舉動成功的讓安地爾回過神來

「怎麼了嗎?」充滿疑惑不解地看向自家的王,完全不明白對方的怒氣從何而來

瞪著戀人好半晌,最後還是默默地把手收回去

安地爾不明所以的摸摸自己的手,又重新低下頭去看自己的書去了

噠、噠、噠

鬼王手握成拳,壓抑著怒火,不斷告誡自己不要攻擊身旁的孕婦

***

耶呂出門了,好像是要去買甚麼東西

不過這樣至少自己可以稍微放鬆一點,最近對方總是緊迫盯人就怕他會跑去泡咖啡來喝

雖然知道咖啡對現在的他來說不好,但還是很想喝阿

雖然很想趁著鬼王不在偷跑回房間泡一杯Espresso來喝,但是自己終究沒有那個勇氣挑戰戀人的怒火阿

安地爾一點都不懷疑自家的王可以在踏進房間的一瞬間就能發現自己偷喝,這一點在懷孕初期就已經徹底他就已經徹底體驗過了

他當時喝的還是拿鐵咧,咖啡跟牛奶的比例1:2的咖啡牛奶阿

而當時對方也下了最後通牒

「要是我再發現一次,你就等著跟那些東西永別吧。」

要知道他房裡煮咖啡的器具可都是有歷史的阿,光是收集就花了他不少時間,而他完全不想挑戰鬼王話語的真實性

所以即使再想喝他還是忍了下來

突然門被打開,有隻低階鬼族扛著一個布袋進來放下就出去了,然後又是另一隻鬼族拿了一個瓷缽跟研磨棒進來放下又出去了

安地爾好奇的打開布袋,發現裡面是滿滿的咖啡豆,鬼使神差的就拿起幾顆直接用旁邊的研磨工具開始磨粉

就算真的喝了那也是自家的王害的,明知道他很想喝咖啡還買一大袋咖啡豆回來誘惑他

只是這咖啡豆怎麼沒有香味阿算了,想來是自家戀人不會挑豆子,現在就算是劣質貨他也認了,只要有咖啡喝甚麼都沒關係

一邊這樣想著,安地爾手上磨豆子的動作也更俐落了,也沒發現鬼王已經站在門口很久了

耶呂開門進來看到的畫面就是自家戀人很開心地磨著豆子

他在門邊默默地看著對方不斷地磨著紅豆,沒錯,就是紅豆

本來是想說試試看弄個紅豆粉粿的,沒想到他還沒動手呢,自家戀人已經把一小半紅豆給磨成粉了

只是原來對方這麼喜歡吃紅豆嗎?

就在耶呂還萬分疑惑的看著戀人的詭異舉動的時候安地爾終於發現他的存在

而且模樣特別心虛

「阿,王!那個我不是那個….

「沒事,你繼續。」

讓戀人有點事情轉移注意力也好,省的整天想喝咖啡

「那個......反正您咖啡豆也買回來了….就一小杯可以嗎?多加一點牛奶沒關係的吧?」

聽到這話,饒是鬼王都覺得滿頭黑線落下,第一次知道甚麼叫做無言

敢情對方是把紅豆看成了咖啡豆才磨得這樣起勁的?!

完蛋了這都出現幻覺了,戀人病的不輕這該怎麼治阿

…..王?」

看著戀人滿臉無辜跟期望的樣子,縱然想告訴對方真相又感覺有點說不出口,鬼王第一次感覺到甚麼叫做為難

…..好。」

耶呂糾結了很久,最後還是選擇不告訴對方真相,既然現在對方把紅豆當成咖啡,那就先這樣蒙混過去吧

紅豆牛奶對孕婦也是很好的

***

自從決定要嚴密看住安地爾之後,這段時間以來他們都是一起睡的,床夠大況且也不是沒有一起睡過,耶呂對此是一點壓力都沒有

至於安地爾則是曾經表示不需要這樣子監視他,他不會拿孩子開玩笑

不過這些話在看到安地爾半夜夢遊回房間煮咖啡之後,鬼王就再也不管自家戀人的抗議的直接把人扣留在房裡了

雖然說晚上比較難熬,懷孕期間不宜行房,所以他得禁慾十個月,這也不是甚麼大事情,等生完了再把前面的分一起補回來也可以

只要可以阻止戀人把咖啡當水喝的舉動不管甚麼他都可以先忍下來

但是現在這是甚麼狀況?!

耶呂臉色鐵青地透過鏡子瞪著現在還安穩地躺在床上的戀人,然後眼睛轉回來看著自己脖子上的鮮紅齒痕

要不是自己向來淺眠,恐怕這傷口還會在深一點

再咬深一點就可以咬破他的大動脈,要不是知道安地爾沒這膽子他都要以為對方是不是藉著這機會發洩他每次歡愛都讓他失血過多的不滿了

無奈地躺回床上,反正對鬼王而言這點小傷只要睡一覺明天就會連疤都不剩了

閉上眼睛準備再度睡去,突然一陣痛從肩膀傳來,神色僵硬的轉過頭去,看著戀人正咬在自己的肩膀上

漠然地把對方的嘴聰自己的肩上移開,耶呂在心中暗暗的想:明天還是繼續讓安地爾喝咖啡吧…..然後這筆帳就等孩子出生再來慢慢算


我本來沒有想把安地爾寫的這麼糟糕的

可是一個不小心就變得這麼糟糕了ww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爾冬日央 的頭像
爾冬日央

聽風是雨

爾冬日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